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一种春情谁解得 幽竹玉兰惹心诗

——我会与中关村诗社联合举办迎春诗词雅集活动

       2016年3月24日上午,北京的天气格外晴朗湛蓝,紫竹院公园里聚集着一群科学家诗人,他们来自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和中关村诗社,其中有中关村诗社元老级人物,92岁高龄的任知恕先生、国际欧亚科学院余德浩院士、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颜基义先生、钱学森思想研究会秘书长李伟格女士等。

       紫竹公园里翠竹成片,湖水潺湲,玉兰幽香,茱萸夺目,山桃如霞。趟徉其间,诗人心底不尽涌起与这美丽春景相互交流的诗句。

       歌德说得好:我们用日常语言交流,只是描述浅层关系。想要描述深层的关系就必须用另一种语言,即诗意的语言(We get by in life with our everyday language, for we describe only superficial relationships. The instant we speak of deeper relationships, another language springs up: poetic language.)。

       请看余德浩先生的《满庭芳·踏青抒怀》

       柳绿桃红,枝摇心动,欲寻何处芳踪?蜂飞蝶舞,游客恋花丛。但见摩肩接踵,聚老幼,其乐融融。且珍惜,良晨雅兴,岁月自匆匆。

       情浓,忧宇内,波涛激荡,烟雨迷蒙。有蓝图规划,新路开通。更盼和平发展,抓机遇、应对丛容。春潮涌,百年圆梦,浩荡驾长风。

       其上阕写景下阕抒情。“但见摩肩接踵,聚老幼,其乐融融”正是踏青赏花的生动写照。下阕的“春潮涌,百年圆梦,浩荡驾长风”,写出了诗人们的共同心愿。

       宋文龙先生的诗句:

                   垂柳丝丝绿,  迎春朵朵金。

                   游船推碧浪,  纸鹞入凌云。

       让人感到春风催人奋进的力量。

                   高枝有兰玉, 袅袅溢清香;

                   早早将春报, 花属此树长。

                   嫩时尖苞立, 自豪顾四方;

                   个个争向上, 身穿美霓裳。

                   晶莹肌体嫩, 鹤翅当外装;

                   艳丽丹霞者, 正如火炬光。

                   盛开春分际, 九瓣接天浆;

                   此物喜群聚, 端合云片霜。

                   花盅含粗蕊, 妙曼俏姿张;

                   单朵怎堪比, 连成雪文章。

                   此般萌态样, 耽怕风力狂;

                   欲问魂归处, 香留在心房。

       颜基义先生用诗句赞美了玉兰花既重个体的“姿态妙曼”,又重群体的“雪样文章”,从而透射出系统科学的理性感悟。

       雅集时间虽然短暂,美丽春光却永驻心房,研究会又开启了一次有意义的文化活动。

(秘书处)

© 2018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3778号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10号高德大厦1201

邮箱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