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报·71期|删帖、封号!为何号称民主自由的印度也对Twitter等平台下死手?

来源:南亚问题研究小组时间:2022-08-16

本期提要

针对中资 | 中资智能手机厂商频繁遭印当局骚扰打击,但数据显示中资品牌仍占全印76%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就业问题 | 鉴于人口增加但工作岗位减少,印超过一半劳动人口面临失业风险,专家呼吁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
网络监管 | 为打压言论自由和掩盖政治异见,莫迪政府强化互联网监管,强制要求Twitter等社交平台删帖、封号
宗教冲突 | 近期印区域性宗教冲突频发,印2亿穆斯林人口逐渐边缘化正降低印度作为外商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

中印经贸

【针对中资】中资智能手机厂商频繁遭印当局骚扰打击,但数据显示中资品牌仍占全印76%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莫迪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用几百款具有中资背景的手机APP,使中印经贸关系持续恶化。2022年来,在印智能手机市场已占主导地位的中资企业接连遭莫迪政府调查:2022年1月,印当局要求小米科技印度公司补缴约8780万美元进口税;2月,印税务官员搜查华为在印办公室;5月,莫迪政府以小米科技印度公司涉嫌非法汇款为由没收其7.25亿美元存款;7月,莫迪政府突袭Vivo,以涉嫌洗钱为由冻结其银行账户,而Oppo也被指控逃税5.5亿美元。近日,前华为智能手机子品牌荣耀CEO赵明表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荣耀团队拟撤出印度,将在印业务交由当地合作伙伴管理,并采取更稳妥的方式开发印度市场。中国官方表示,印频繁调查中资智能手机企业扰乱相关公司正常商业活动,阻碍印改善商业环境。尽管中资企业频遭打压,但Canalys报告显示,2022年二季度印智能手机销量排行中,小米仍以700万部出货量排名第一,Vivo、Oppo和Realme均跻身前五,而中资企业智能手机占全印市场总出货量76%。值得注意的是,荣耀2018年巅峰期曾占印市场份额3%,但在美严厉制裁华为后,荣耀被挤出印市场前五,并被迫将品牌卖给深圳地方国资。

——摘编自7月24日《南华早报》

【光伏激励】莫迪政府采取多项措施推动本土光伏制造业发展,但高生产成本、缺乏产品运维质检经验仍构成阻碍

虽然印度拥有全球第5的太阳能装机容量,但其硅电池和光伏组件几乎完全依赖进口,而中国产品占其总进口的90%。鉴于美已限制新疆产品进口,莫迪政府也意识到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风险,开始大力促进印太阳能制造业,包括实施价值近30亿美元的生产挂钩激励计划(PLI)。据悉,信实新能源、印度阿达尼基建、希尔迪赛电气等三家印企已向莫迪政府申请补贴,目标2025年前建立4GW太阳能组件产能。为进一步促进本土制造商发展,莫迪政府4月将进口电池和模块关税分别提高至25%和40%。尽管如此,在印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体化太阳能供应链仍需数年,且面临着诸多挑战。一是印缺乏建设和管理多晶硅工厂的经验。2021年12月,希尔迪赛电器与德国工程咨询公司 Viridis.iQ GmbH签署协议,拟建立印首家综合工厂。印度信实也从中国蓝星收购REC Solar Holdings 100%股权,该企业在挪威拥有两家太阳能级多晶硅制造厂,并承诺为信实提供建立综合工厂所需的技术专长。二是印生产成本过高。低廉的能源成本是发展制造业的关键,补贴电费以及提供土地补贴可以使印企保持盈利能力。三是印尚不具备质检能力。印没有实验室有能力检测多晶硅和其他光伏产品的质量。

——摘编自7月29日《南华早报》

【出口下降】2022-23财年前两月印对华出口同比大幅下降31%,而进口仍增长13%,印中贸易逆差或再次显著扩大

中印贸易赤字预计将再次扩大。印商工部数据显示,2022年4月和5月印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1%,但进口同比增长13%。若印对华出口再无好转,将使印中贸易逆差再次显著扩大,这也是印多年来对华出口首次同比下降。印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印对华出口下降的主因之一是全球经济衰退拉低大宗商品价格。2021-22财年,中印贸易逆差从2020-21财年的440亿美元增至729亿美元。2021-22财年印商品贸易总赤字达1922亿美元,较2020-21财年增长87%。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经济研究和规划中心教授达尔表示,对华贸易逆差只会不断增加,而应对的唯一途径是建立具有出口竞争力的产业。根据印度国家银行(SBI)2月份报告,如果印能够通过生产挂钩激励计划(PLI)将对华进口依赖降低50%,其GDP有望增加200亿美元。

——摘编自7月26日《印刷报》

战略宏观

【经济危机】印经济呈低外债、高外储、通胀压力下降的特征,弹性良好,不会重蹈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的覆辙

南亚的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目前正经历严重经济危机。为帮助斯里兰卡恢复经济,解决资金匮乏难题,印向斯里兰卡提供额度空前的38亿美元。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正计划将国有实体股份出售给具有回购选择权的友好国家。印度是否会像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那样面临经济危机?对此,前印央行行长拉詹表示:印经济富有弹性,外债低且有充足外汇储备,且不像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那样面临系统性经济问题。据印央行最新数据,截至 7月22日,印外储为5715.6亿美元。2022年3月底,印外债为6207亿美元,其外债与GDP的比值从2021年3月底的21.2%降至2022 年 3 月底的19.9%。相比之下,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则因外汇储备极低,且外债不断增加而面临严重财务困境。最近,斯里兰卡可用外汇储备跌至 5000 万美元以下,而巴基斯坦外汇储备也减少7.54亿美元至 85.7亿美元。印人党发言人表示,印国际收支和经常账户赤字等宏观经济指标表现良好,且包括食品在内的通胀压力也正在减轻。拉詹指出,印央行提高政策利率有助于减轻通胀压力。根据印国家统计局数据,印零售通胀率似乎已触顶,从5月的7.04%降至6月的7.01%。

——综合摘编自7月30日《Mint》、7月31日《印度斯坦时报》

【经济增长】IMF再次下调印经济预期,印增长虽高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但包容性不足,就业创造仍捉襟见肘

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印2022-23和2023-24财年GDP预测下调80个基点,分别降至7.4%和6.1%。这并不是2022年首次下调预期,早在4月IMF已将印2022-23财年GDP预测从9%降至8.2%。这表明,印经济增速将大幅低于先前预期。尽管如此,印仍是世界增速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但一些金融机构的预测更为悲观。例如,野村证券预计印2023-24财年增速仅为4.7%。值得一提的是,印央行对印2022-23财年下半年GDP预测仅为4%,这与印在新冠肺炎疫情前(2019-20 财年)3.7%的增长率已无显著区别。国际金融研究所副首席经济学家塞尔吉·拉瑙(Sergi Lanau)表示:“自影子银行危机以来,印产出并未以4%的平均速度增长。”此外,印央行对2022-23财年7.2%的增长预测也值得怀疑。考虑到印央行紧缩货币政策,实际GDP增长恐难达到预期水平。更重要的是,由于印人口众多且穷人占比较高,7%的GDP增长率可能远不足以带来包容性繁荣。以就业为例,MGNREGA数据显示,2021-22财年8.7%的 GDP 增长率并未创造足够就业机会。据巴罗达银行经济研究部公布的数据,虽然2021-22财年就业人数较前一财年增加10.2%,但93%的就业增长来自IT、银行、金融等少数行业,而32个行业中有14个总就业人数下降,另有8个行业全年净新增就业不足1000个。

——摘编自8月1日《印度快报》

【就业问题】鉴于人口增加但工作岗位减少,印超过一半劳动人口面临失业风险,专家呼吁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

根据联合国最新预测,印人口有望在一年内超过中国,但由于失业率上升,印超过一半劳动人口已处于失业状态。据印经济监测中心(Centre for Monitoring Indian Economy)数据,印就业人数从5 月的4.04亿降至 6月的3.91亿。根据世界银行数据, 2011-2021财年,印劳动年龄人口(15-64 岁)劳动参与率从53%降至46%。印就业岗位紧缩的最主要原因是制造业停滞不前,而印度制造业长期以来资本密集比例高于劳动密集,难以提供大量就业机会。据印经济监测中心数据,制造业劳动力从2017 年的5100万急剧下降至2021年的2730万,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国家产业政策缺位。2014年,莫迪政府出台“印度制造”倡议,计划到2022年(后延长至2025年)创造1亿就业岗位,并将制造业GDP份额提至25%。但目前看,该倡议很大程度上已宣告失败。经济学家桑托什·梅赫罗特拉(Santosh Mehrotra)表示,“印度制造”只包含提高营商便利性、放宽外国直接投资条件两个部分,并非产业政策。由此,印政府特别需要面向服装和服饰、纺织品、食品加工、皮革和鞋类、木质家具等提供大部分制造业用工机会的五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提供长期、稳定的一揽子计划。值得注意的是,莫迪政府最近的经济调查报告提出,要专注于计算机、车辆、电子设备等“网络产品”提高出口专业化。专家认为,通过进口零部件在印组装,印有望大规模创造就业机会,同时促印融入全球价值链。此外,还有专家建议为印中小微企业提供支持,并在全印范围内加强职业技能培训。

——摘编自7月24日《南华早报》

政策治理

【网络监管】为打压言论自由和掩盖政治异见,莫迪政府强化互联网监管,强制要求Twitter等社交平台删帖、封号

近期,莫迪政府正不断加强互联网内容监管,目标“清除社交媒体‘假新闻’,并根除网络犯罪”。根据印法律和2021年出台的社交媒体新规,若企业不遵循政府提出的内容删除要求,企业责任人可能面临牢狱之灾。2022年,莫迪政府曾两次逮捕记者,仅因后者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内容引起国际关注。莫迪政府还以“公共安全受威胁”为由,要求WhatsApp等社交平台交出某些加密聊天信息。对此,不少社会人士批评莫迪政府上述政策打压言论自由、掩盖政治异见。Twitter公司曾删除印人党政客账户中涉及仇恨言论的帖子。值得注意的是,莫迪政府此前已多次要求Twitter删除某些推文,封锁相关帐户,甚至突然检查Twitter在新德里的办公室。7月初, Twitter向印法院提交一份质疑“移除令”的文书。此外,谷歌旗下YouTube也试图适应莫迪政府的内容审核要求,据其披露2021年莫迪政府共向 YouTube 发出1670 条删除请求,数量是美政府的8倍。

——摘编自7月29日《彭博》

【宗教冲突】近期印区域性宗教冲突频发,印2亿穆斯林人口逐渐边缘化正降低印度作为外商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

7月,位于印北方邦首府勒克瑙新开张的购物中心接连遭印度教民族主义暴力分子袭击。该购物中心由著名印度穆斯林商人Yusuff Ali投资建成。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声称该购物中心内70%员工是穆斯林,还发布一段穆斯林聚集在商场一角祈祷的视频。对此,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则通过唱诵印度教圣歌报复。类似事件在印其他地区也频繁发生,严重影响印国际投资吸引力。2022年以来,外国投资者已从印股市撤出创纪录的300亿美元。2022年初,在遭受日益严重的卡纳塔克邦地区性冲突冲击后,总部设在班加罗尔的跨国科技公司正寻求转移到邻近的泰米尔纳德邦。分析人士称,印度近2亿穆斯林人口被逐渐边缘化将极大削弱印政治经济潜力,而宗教冲突频发也阻止跨国企业对印长期投资。2021年,全球超160000 名印度人放弃公民身份,创下近五年新高。根据全球移民咨询公司 Henley and Partners 的数据,2022年预计将有约8000名百万富翁离开印度。

——摘编自8月1日《外交家》

【政策监管】莫迪政府频繁调查打击中资智能手机厂商,但极高性价比仍然帮助中国品牌维持在印市场的主导地位

7月初,印金融犯罪打击机构突然检查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的办公室后,指控其为避税设立空壳公司向境外转移大笔资金,并冻结其价值近6000万美元的银行账户。不过,印法院随后下令解冻上述账户。此前,莫迪政府也针对小米和Oppo进行类似税务审查。7月初,中国大使馆公开抨击莫迪政府频繁调查中资企业,并警告上述举动恐严重损害印商业环境。事实上,莫迪政府大力打压中资手机制造商,并未显著帮助印本土制造商获得优势。目前,印本土智能手机品牌仅占印国内2%的市场份额。由于巨大性价比优势,中国智能手机品牌一直深受印消费者青睐。大型印企即使通过收购中国品牌的本地业务介入手机市场,也仍不得不依赖自华进口零部件维持成本优势。如果中国智能手机厂商被迫撤离印度,任何本土或外国品牌短时间内都无法补齐供给缺口,难以满足印消费者的需求。

——摘编自7月27日《华尔街日报》

重点行业

【基础设施】印电力行业受困于万亿卢比的账单和补贴拖欠,莫迪政府出台3.1万亿卢比项目推进电力现代化改革

莫迪表示,印电力部门未付账单大幅增多,已危及国家发展。据悉,由于账单拖欠和政府补贴缺失,大多由各邦政府管理的印电力零售商面临近1.4万亿卢比(177亿美元)的损失,致使零售商没有足够资源改造电力网络。另外,电力零售商拖欠电力供应商的款项也已超1万亿卢比。财务吃紧的零售商是印电力行业中的最薄弱环节,零售商若陷入困境将冲击包括电力供应商、煤炭供应商、项目投资方在内的整个产业链。印近90%的电力通过零售商出售,若下游客户无法按时付款将阻碍印能源转型。据统计,由于盗窃、漏电、低效计费与收款,电力零售商通常电力损失高达五分之一。此外,由于政治干预,电力零售商也被迫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向贫困家庭、农民等群体供电,但邦政府却常常拖欠相应补贴。莫迪政府敦促各邦结清欠款,帮助电力系统尽快迈向现代化。为此,莫迪政府拟启动一项3.1万亿卢比项目,旨在通过提高效率,以及引入智能电表等技术帮助电力零售商扭亏为盈。

——摘编自6月30日《彭博社》

【产业动态】投资者担心行业增长放缓、员工流失造成人工成本上升、公司利润缩水,多家印IT龙头企业股价大跌

2022年以来,印市值第二的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TCS)股价已累计下跌14%,而基准股指Nifty 50跌幅仅为6%。IT服务是印外向型经济支柱,该行业创造大量技术岗位,雇佣超500万人。一些分析师对IT服务业能否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全球衰退的大环境下。他们还担心,该行业的员工流失会导致工资成本增加。塔塔咨询首席运营官苏布拉曼尼亚姆(Subramaniam)表示,工资不断增加导致成本上涨正挤压营业利润率。他还提到,塔塔咨询和印孚瑟斯等公司曾是数百万技术专业毕业生的首选,但如今它们不得不与数百家提供高薪的初创企业展开竞争。7月初,塔塔咨询公布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0%至67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为23.1%,较2021年一季度下降2.4%,未达预期。其他IT服务企业也令投资者失望。2022年初以来,Wipro股价已下跌41%,而此前多家投资银行已下调Wipro评级。另一家服务外包企业马欣德拉科技(Tech Mahindra)股价也下跌41%。7月31日,印孚瑟斯(Infosys)公布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7.5%至44亿美元,超出预期,但同期利润率从23.7%降至20.1%。印孚瑟斯公布业绩前,股价已下跌20%。

——摘编自8月1日《金融时报》

【零工经济】受高通胀影响,印零工工人加大抗争力度以争取福利保障,平台类公司或将面临大规模劳工短缺问题

为实现快速高效配送,基于APP的电子商务、食品和杂货配送、网约车服务都依赖庞大的合同工群体。随着疫情消退和传统服务行业回归,在零工工作薪酬无法保障的情况下,以上公司正面临劳工短缺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莫迪政府2020年通过劳工改革法案,规定零工工人有资格获得社会保障福利。然而,由于该改革进展缓慢,保护标准暂由各雇主决定。自由放任的行业环境叠加高通胀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更大规模的劳工问题。越来越多印零工工人正为争取劳工权益而加大抗议力度。7月中,Naspers旗下的食品和杂货配送公司Swiggy与其配送司机群体爆发冲突。3月,Zomato部分员工为反对公司削减激励措施举行罢工。2021年,提供家居和美容服务的Urban Company起诉抗议女员工,后者声称某些公司规定有损其利益。打车应用Uber和Ola自成立以来就面临各种抗议活动。虽然抗议活动看似偶然且局限在部分地方,但在高通胀背景下,局部抗议出现全国性联动的可能性将进一步上升。

——摘编自7月29日《华尔街日报》

 

本期编辑:张正阳 穆祎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