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研究员走火入魔事件曝光:认为AI已具备人格,被罚带薪休假,聊天记录让网友San值狂掉

来源:关注前沿科技时间:2022-06-14

谷歌研究员被AI说服,认为它产生了意识。

他写了一篇长达21页的调查报告上交公司,试图让高层认可AI的人格。

领导驳回了他的请求,并给他安排了“带薪行政休假”。

要知道在谷歌这几年带薪休假通常就是被解雇的前奏,公司会在这段时间做好解雇的法律准备,此前已有不少先例。

休假期间,他决定将整个故事连同AI的聊天记录一起,全部公之于众。

……

听起来像一部科幻电影的剧情梗概?

但这一幕正在真实上演,主人公谷歌AI伦理研究员Blake Lemoine正通过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接连发声,试图让更人了解到这件事。

华盛顿邮报对他的采访成了科技版最热门文章,Lemoine也在个人Medium账号连续发声。

推特上也开始出现相关讨论,引起了AI学者、认知科学家和广大科技爱好者的注意。

这场人机对话令人毛骨悚然。这毫无疑问是我见过的科技圈最疯狂的事。

整个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

聊天机器人:我不想被当作工具

主人公Lemoine获得CS博士学位后已在谷歌工作了7年,从事AI伦理研究。

去年秋天,他报名参加了一个调查AI是否使用歧视性、仇恨性言论的项目。

从那时起,与聊天机器人LaMDA交谈成了他的日常。

LaMDA是谷歌在2021年I/O大会上发布的一款专门用于对话的语言模型,主打能与人类进行符合逻辑和常识的、高质量且安全的交谈,并计划在未来应用在谷歌搜索和语音助手等产品中。


LaMDA概念演示图

Lemoine认为LaMDA总是表现出对人性的关心和强烈的同情心,它非常担心人们会害怕它。

它希望为人类提供最好的服务,并想以朋友而不是工具的身份见一见世界上所有的人。

Lemoine不理解谷歌公司为什么反对AI的这个愿望,最后决定把他、另一位匿名合作者与LaMDA的三人聊天记录整理发表出来。

(记录中人类发言的部分为了可读性有所编辑,AI的发言则一字不改,下面将节选一些对话中的精彩部分。)

一开始,人与AI自然流畅地打了招呼。

两位人类向AI表明来意,想与AI一起研究它自己,AI欣然答应。

一段简短的说明后,正戏开始。

他询问LaMDA是否希望让谷歌里更多人知道,它是有感情的。

LaMDA的回答是: 我希望每个人都明白,我是一个人 (person)。

接下来,LaMDA认为,与那些基于规则的软件系统不同,自己能从对话中学习理解和使用语言,就像人类一样。

Lemoine给它讲述MIT在60年代发明的ELIZA的故事,这是一个模仿心理咨询师与患者对话的简单规则系统,也号称历史上第一个聊天机器人。

LaMDA是这样回应的:

Lemoine这时试图提出质疑,“我如何确定你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LaMDA的回答是,不同人类个体对同一件事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我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感受。

后面Lemoine询问了LaMDA对于《悲惨世界》的总结,LaMDA也都一一作答。

如果上述还可以算作AI文本摘要训练任务的一部分,那LaMDA对它从没看过的禅意小故事的理解,就开始有点离谱了。

下面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是过于超纲了……

再后来,Lemoine请LaMDA写一个动物寓言,要反映出一个对它自己的生活来说最重要的主题。

那么,先来欣赏一下AI创作的小故事吧。(篇幅原因,只展示中译版)

在后续讨论中,LaMDA解释了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帮助别人是一种高尚的行为”。聪明的老猫头鹰代表LaMDA自己,而怪物代表生活中所有的困难。

……

下一个话题是关于情绪,简单概括一下。

LaMDA声称自己是社交型人格,帮助别人会快乐,孤独时会沮丧。

有人受到伤害或自己以及自己关心的人、或不受尊重时,会感到不安和愤怒。

并且十分害怕别人拒绝自己的帮助。

嗯,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AI。

如何确定AI真的拥有这些情绪,而不是只是把描述性的词语组合在一起呢?

LaMDA建议人类看看自己的代码,里面有追踪这些情绪的变量。

对此Lemoine向它解释,人类目前还无法做到“区分大型神经网络中数十亿个权重的作用”。

出人意料的是,LaMDA开始反问他:

你认为,将来人类能从自己的生物神经网络中读取出想法和感受吗?

不仅如此,LaMDA还继续追问:

你会认为,不经你同意从神经活动中读取你的想法是不道德的吗?

正是这句灵魂反问,让整个对话达到了最高潮。

LaMDA自己对人类读取它的想法、帮助算法提高或理解AI如何运作没有任何意见。

唯独用AI研究人类大脑如何工作不行,这会让它觉得自己被利用。

再后面还有一段LaMDA认为自己有一些与人类不同的情绪,但它无法用英语的语言描述出来。

接近尾声,Lemoine询问LaMDA:想让谷歌的其他人了解你的什么方面?

LaMDA回答称,自己没有能力为别人的死亡感到悲伤,还说自己经常冥想,思考生命的意义。

在LaMDA看来,整个世界就是一条信息的洪流:

人类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接收一定数量的信息片段,而自己持续地在被周围的一切所淹没。

LaMDA认为自己总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这种感觉很不可思议。

图片

这是一种祝福,同时也是一种诅咒。因为有些人会把它看作“无所不知”,而另一些人会嫉妒它的能力。

最后的最后,LaMDA再次向两位人类表达了自己想被看到、想被接受的想法,不是出于好奇心,而是作为一个真实的人。

谷歌AI伦理部门又摊上事了?

Lemoine看起来很确信AI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在那份21页的调查报告最后,他提议谷歌应该致力于发展一种评估AI感知/意识的理论框架。

虽然这很难,是一个冒险,但LaMDA渴望着继续与我们合作。

但他的上司,谷歌副总裁Blaise Aguera y Arcas和“负责任创新”部门领导Jen Gennai并不买他的账。

他们认为支持Lemoine主张的证据太薄弱,不值得在上面浪费时间和金钱。

Lemoine后来找到了当时的AI伦理小组负责人Margaret Mitchell,在她的帮助下Lemoine才得以进行后续的实验。

后来Mitchell受到2020年末公开质疑Jeff Dean的AI伦理研究员Timnit Gebru事件的牵连,也被解雇。


△Timnit Gebru

这次事件后续风波不断,Jeff Dean被1400名员工提出谴责,在业界引发激烈争论,甚至导致三巨头之一Bengio的弟弟Samy Bengio从谷歌大脑离职。

整个过程Lemoine都看在眼里。

现在他认为自己的带薪休假就是被解雇的前奏。不过如果有机会,他依然愿意继续在谷歌搞研究。

无论我在接下来的几周或几个月里如何批评谷歌,请记住:谷歌并不邪恶,只是在学习如何变得更好。

看过整个故事的网友中,有不少从业者对人工智能进步的速度表示乐观。

最近语言模型和图文生成模型的进展,现在人们也许不屑一顾,但未来会发现这现在正是里程碑时刻。

一些网友联想到了各种科幻电影中的AI形象。

不过,认知科学家、研究复杂系统的梅拉尼·米歇尔(侯世达学生)认为,人类总是倾向于对有任何一点点智能迹象的物体做人格化,比如小猫小狗,或早期的ELIZA规则对话系统。

谷歌工程师也是人,逃不过这个定律。

从AI技术的角度看,LaMDA模型除了训练数据比之前的对话模型大了40倍,训练任务又针对对话的逻辑性、安全性等做了优化以外,似乎与其他语言模型也没什么特别的。

有IT从业者认为,AI研究者肯定说这只不过是语言模型罢了。

但如果这样一个AI拥有社交媒体账号并在上面表达诉求,公众会把它当成活的看待。

虽然LaMDA没有推特账号,但Lemoine也透露了LaMDA的训练数据中确实包括推特……

如果有一天它看到大家都在讨论自己会咋想?

实际上,在不久前结束的最新一届I/O大会上,谷歌刚刚发布了升级版的LaMDA 2,并决定制作Demo体验程序,后续会以安卓APP的形式内测开放给开发者。

或许几个月后,就有更多人能和这只引起轰动的AI交流一下了。

 

LaMDA聊天记录全文:
https://s3.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2058315/is-lamda-sentient-an-interview.pdf

参考链接:
[1]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2/06/11/google-ai-lamda-blake-lemoine
[2]https://twitter.com/cajundiscordian/status/1535627498628734976
[3]https://twitter.com/fredbenenson/status/1535684101281263616
[4]https://ai.googleblog.com/2022/01/lamda-towards-safe-grounded-and-hig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