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共同体“西扩”的机遇和挑战

来源:非洲研究小组时间:2022-06-06

2022年3月29日,刚果(金)成为东非共同体的第七个成员,从此东非共同体成为东临印度洋,西濒大西洋的涵盖3亿人口的地缘实体。

乌干达总统说,刚果(金)的入盟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件,他个人在过去60年一直在等待刚果(金)和东非共同体重新建立连接。拥有9000万人口、矿产资源极为丰富的刚果(金),必将为东非共同体的域内发展注入强心剂,但同时,藏身在刚果(金)东部森林里的反叛团体也给本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带来了挑战。

乌干达前任国会议长、现任政府第一副总理兼东非事务部部长5月29日在金沙萨访问,随行的有众多商界领袖,此次访问必将提升两国的经贸关系。

一、刚果(金)的入盟谈判之路

2019年6月,刚果(金)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致函当时的东非共同体主席、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表达了该国希望成为东非共同体成员国的愿望。

2021年2月27日,东非共同体国家元首峰会审议了刚果(金)加入共同体的申请。

2021年7月,东非共同体对刚果(金)进行了核查,目的是根据《东非共同体成立条约》第3条第2款确定该国的合规水平。

2021年12月22日,东非共体国家元首第19次特别峰会收到并审议了刚果(金)核查团的报告,并指示尽快开始和结束与刚果(金)的入盟谈判。

东非共同体和刚果(金)之间的谈判于2022年1月15日至24日在肯尼亚内罗毕成功进行,金沙萨重申愿意加入该集团。谈判结束后,东非共同体部长理事会向峰会建议,考虑根据条约第3条第3款将刚果(金)纳入共同体。

2022年3月29日,东非共同体国家元首峰会,在其第19次特别会议上,根据东非共同体部长理事会的建议,接纳刚果(金)加入东非共同体。峰会主席兼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向会议通报说,刚果(金)已达到条约规定的所有既定准入标准。

二、刚果(金)与东共体部分国家贸易情况

加入东非共同体前,刚果(金)与东非共同体的贸易已经“打的火热”,这更夯实了刚果(金)入盟的经济基础。

从表1可以看出,2020年2月-2021年2月,乌干达对刚果(金)的出口远远超过对东非共同体内的坦桑尼亚、布隆迪和卢旺达的出口,其中受制于乌干达-卢旺达关系恶化,乌干达对卢旺达出口降至最低点。

表1:2020年2月-2021年2月乌干达;对东非共同体和刚果(金)每月出口额(百万美元)

另外,根据最新乌干达银行数据,2022年1月,乌干达对刚果(金)的出口额飙升至7430万美元,同期乌干达对肯尼亚的出口额仅是4090万美元,而多年来肯尼亚一直是乌干达出口的第一目的地。

从图1和图2可以看出,2017-2020年刚果(金)对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出口持续上升,其中对坦桑尼亚出口在2019年达到历史新高的16.9亿美元。

图1:2017-2020年刚果(金)对坦桑尼亚出口

图2:2017-2020年刚果(金)对肯尼亚出口

 

从图3可以看出,2017-2020年刚果(金)对坦桑尼亚的出口中,精炼铜的占比始终维持在高位,其中在2018年达到最高占比99%。

图3:2017-2020年刚果(金);对坦桑尼亚出口贸易中的精炼铜占比

作为世界上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刚果(金)拥有世界上70%的的钶钽铁矿、1/3的钴、超过30%的钻石储量和1/10的铜,其未开发的原始矿产储量估计价值超过24万亿美元。尽管矿产资源如此丰富,但刚果(金)人均GDP一直是世界上最低的,或者几乎是最低的。

三、难民与武装冲突

乌干达是非洲最大的难民接纳国,截止到2022年2月28日,乌干达境内共有160万难民(含政治避难人士)。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官方网站数据,南苏丹和刚果(金)是乌干达境内难民主要来源国,分别占比61.3%和28.6%。

图4:乌干达境内难民营位置、人数和来源国

图5:乌干达境内难民来源国百分比(截止2022年4月30日)

 

图6:2022年1-4月从刚果(金)进入乌干达难民人数

图7:从Bunagana口岸进入乌干达的刚果(金)难民

难民问题是武装冲突的直接产物。目前盘踞在刚果(金)东部的众多反政府武装是刚果内战的遗留问题。政治协商、和谈是解决难民问题的根本途径。2022年4月,在肯尼亚总统主持下,来自刚果东部的24个武装团体和刚果(金)政府在内罗毕谈判,尽管没有达成协议,但是谈判本身标志着东非共同体成为解决武装冲突的一个平台,并且有了在刚果(金)境内部署东非干预部队的提议。

5月27日-6月16日,来自东非共同体七个成员国家的1543名军人在乌干达举行第12次部队野战训练演习,其中乌干达362名军人、肯尼亚244名军人、南苏丹225名军人、坦桑尼亚244名军人、卢旺达231名军人、布隆迪227名军人和刚果(金)10名军人,刚果(金)是首次参加本次演习,这也预示该集团将协调应对安全问题和区域冲突。演习指挥官、乌干达武警司令、少将纳巴萨说,演习的目的是遏制边境威胁,促进和平、安全、稳定和灾害管理,以实现东非共同体的一体化。

七国军事演习在进行的同时,刚果(金)与卢旺达纷争再起,成千上万民众逃离家园。卢旺达坚称其两名士兵被刚果(金)政府军绑架,刚果(金)认为卢旺达重火力支援了刚果(金)境内的M23叛军,并召见了卢旺达大使,与此同时,刚果(金)民众举行了反卢旺达示威。刚果(金)5月25日禁止卢旺达航空飞越领空,以此作为卢旺达支持叛军M23的回应,随后,卢旺达航空取消了与金沙萨的航班。非盟主席呼吁两国冷静和对话,并希望安哥拉总统调解两国争端。继卢旺达外交部长表态“我们这个地区已经经历太多苦难和战争,我们不能再打仗了,卢旺达想并且准备好了与刚果(金)重建友好关系”后,两国总统在非盟主席主持下进行了电话交谈。6月1日,刚果(金)总统飞往罗安达、会见了安哥拉总统,并同意释放两名卢旺达士兵。安哥拉总统说,“刚果(金)此举旨在让对抗降温”。

毋庸置疑,如果不能妥当处置刚果(金)东部的反政府武装问题,大湖地区会继续动乱,更多民众会逃离家园,难民问题只会更加严重,东非共同体一体化也会面临更大挑战。

表2:刚果(金)境内主要外国武装团体

 

作者:Chocolatefamily9;自由撰稿人、翻译,长居乌干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