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矿业2022年将迎来强劲增长,中国正在加速投资

来源:标银集团时间:2022-06-01

编者按:

全球正在向更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矿业将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矿产资源丰富的非洲势必将在这个进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目前,非洲矿业整体稳中有升,2022年预计将继续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与此同时,非洲许多国家的政策环境和融资环境都在进一步改善——非洲矿业的投资良机已经出现。事实上,中国已经在加速投资非洲矿业。同样值得注意的是,ESG越来越受关注,矿业的商业模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而新冠肺炎疫情给矿业带来的各种不确定性也不容忽视。

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标准银行集团矿业与金属行业总经理Mark Buncombe对非洲矿业现状及投资机会的深度分析,助您从四个方面了解、评估、把握当前非洲矿业发展的最新趋势:

1. 非洲矿业今年的市场前景如何?投资环境出现了什么变化?
2. 矿业的ESG管理发展到哪一步了?给非洲矿业的发展带来了哪些改变?
3. 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的矿业造成了什么影响?
4. 中国在非洲矿业的投资布局情况如何?

非洲矿业2022年将迎来强劲增长中国正在加速投资

当前矿价持续高位运行,生产力有序恢复,供应链趋于稳定,我们预计矿业在2022年将继续呈现强健韧性,维持稳定增长并保持稳健财务的良好势头。

矿产业对于所在国的财政贡献占比显著,为财政提供了稳定的外汇来源,起到了平衡国际收支以及稳定本国货币的作用。例如:南非今年的税收收入额外增加了1820亿南非兰特,这笔额外的财政收入主要就来自于矿产业的贡献。

这些矿业公司正在利用眼下强健的财务状况,逐步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表,通过分红和回购来回报股东、推动脱碳进程、服务社会以及提升公司的韧性。

鉴于优质绿地项目的投资机会有限,新开矿山的环保要求和监管门槛也越来越高,行业的焦点已经指向提升现有矿山的运营效率。我们预计,矿业公司未来将继续追求效率和相对价值,并逐渐转向新能源所需的商品种类,行业内的并购活动将会有所增加。

考虑到非洲大陆目前的发展不平衡,以及经济增长所面临的挑战,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相关问题进一步加剧的当下,促进社会发展依然是采矿业的重要考量。各矿业集团都在利用自己在管理传染性疾病方面所取得的成功经验,在工作场所有效遏制新冠病毒的扩散,为公司自身长远发展的可持续性奠定坚实基础。

ESG渐成气候

矿业将继续加速转向更环保、更可持续、以社会为本的商业模式。始终聚焦气候变化和当地社会福祉,意味着许多矿业公司眼下采取的响应方式,是加速降低碳排放以及解决当地社会问题。

我们察觉到,随着整个行业将可持续经营提升到战略高度,提升公司ESG绩效的可持续金融产品也备受关注。

矿业公司强劲的财务表现同样加速推动了脱碳的进程。行业正在率先转向离网的可再生能源来保障供应、控制成本。标准银行目前正在评估采矿业总额达25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监管环境的改善,意味着这些项目可以获得更有利的融资条件。另一个额外的好处在于,可以抵消闲置资产的风险,帮助公司为长期增长做好准备。

采矿和生产过程中,采用像氢能和太阳能这样的新能源也正在成为趋势。深度投资于更清洁的技术,往往能够带来有利于企业的效率提升。同时,低碳产品享有更高的溢价能力。

南非可再生能源得天独厚,已经与邻国纳米比亚共同成为了发展绿色氢能项目的焦点地区,目前主要生产绿色氨和脱碳燃料这类出口产品。欧洲和亚洲国家现在也对这类项目,以及用于电解和燃料电池技术的辅助性铂族金属产生了兴趣。南非所处的位置非常有利于从中受益。

英美铂业公司正率先尝试在旗下矿场中试验建立绿色氢能经济,计划在矿场投入并运行氢能燃料电池重型卡车,大力帮助公司实现ESG目标。与此同时,原始设备制造商也正着手投资,优化电池驱动采矿设备的性能和价格,促使此类设备在采矿业内的市场份额逐步增加。

矿业公司同时还投入了可观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应对水资源紧张的局面,通过提升水资源利用率、改进尾矿坝管理以减少环境影响等途径来改善对稀缺水资源的管理。此外,第四次工业革命还带动技术领域的投资,通过自动化和数字化提升了安全性、工程先进性、生产力和生产效率。

支持能源转型

矿业公司将继续未雨绸缪,在产品组合中增加顺应能源转型的金属品类。消费者对环境友好型产品的偏好推动了电动汽车的崛起,从而刺激了动力电池和电动机所需矿物的需求,比如锂、镍、铜、钴、锰和钒等。

因为氢经济的壮大额外又增加了一股助力,预计铂族金属和稀土矿也将受益。铂金行业此前已经涉足生产对能源转型意义重大的商品,现在则正在丰富产品门类,将电池金属纳入其中。

矿业正顺应变化,调整自身定位,在全球向更可持续的经济转型这一进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全球70%-80%可利用的铂族金属资源位于南非和津巴布韦,因此,南部非洲将在矿业脱碳及全球经济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非洲其他国家也势必将受益于这个全球大趋势。刚果(金)在全球钴金属供应中占据着支配地位,而赞比亚和刚果(金)共同主导着全球的铜矿供应。津巴布韦锂矿资源的关注度也在上升,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的石墨投资亦是如此。

供应链扰动

尽管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出现混乱,但矿产品市场交易仍然显示了惊人的韧性。然而,一些关键材料的供应仍然出现了短缺,比如炸药、钢材、试剂等。尽管存在这些挑战,得利于大宗商品高昂价格的支撑,生产依然保持着稳健。

非洲矿产业同时还从中国下游精炼厂获益良多,而矿产业制造企业也仍然有动力投资于上游的矿业资产,来追求更高的利润和更稳定的份额。

矿业现在整体资本充裕,此外,政策环境对PPP模式(公私合作制)也大幅改善。南非想要从这一轮大宗商品的周期性上涨中获益,势必需要建立起PPP模式。这就意味着不仅产量可能出现增长,南非大宗商品出口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可能出现新的投资。例如,采用PPP模式改善南非铁路物流的潜力,这将推动资本形成、促进就业,从而带来矿业以外的增长。

疫情同时还导致了矿产业海外技术人才的短缺,尤其是来自严苛封控中的澳大利亚专业人员。然而,这种短缺也导致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结果,那就是本土人才技能跃迁以应对未来的一系列挑战。

价格风险管理回归

货币及商品价格波动性上升,促进矿业公司在管理价格风险上变得更为积极。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锁定商品的高价来确保资本项目的投入,同时也确保股东高额的现金分红回报。与此同时,眼下利率上升的环境,也在促使企业选择固定利率来控制成本。

部分非洲国家的货币走软对矿业有着正面的作用,矿产品在成本曲线上下移,从而竞争力得到了提升,使得这些国家从中获益。

中国加速投资非洲矿业

中国在非洲大陆的采矿活动日益增加。地缘政治风险上升正在促使中国对大宗商品投资的多元化,也推动了中国的国际贸易从发达市场流向包括非洲在内的新兴市场。2021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上升到了1452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了9.2%。

中国对非洲的直接对外投资中至少四分之一投向了矿业和金属行业,而在不同国家,中国对关键矿产的投资兴趣也越来越大。如赞比亚和刚果(金)的铜和钴矿。其次,2021年以来,中国从津巴布韦、刚果(金)和马里收购的锂矿总值已经增长到了10亿美元,而在南非和加纳,投资者聚焦并购中等规模黄金标的意愿,也显示出了令人鼓舞的增长潜力。

在纳米比亚,中国投资者运营着该国的两座大型铀矿,确保原料的供应。中国对南非和津巴布韦的铬矿、以及加纳的锰矿资产同样保有可观的投资以及经营意愿。

鉴于非洲许多国家的法规较之前相比有所改善、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持续参与、大宗商品价格攀升的行情、大批非洲矿业公司财务状况持续改善,全球对大宗商品需求保持上升趋势,以及矿业公司可选择全产业链融资选项范围的拓宽,我们对非洲矿产业在2022年的扩张态势持续保持乐观态度。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标银集团

作者:Mark Buncombe;标准银行集团矿业与金属行业总经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