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司令部的回归——拜登政府对非洲政策的重新调整?

来源: Daily Maveric时间:2022-05-27


图源:Daily Maverick

对俄罗斯和中国在非洲参与程度不断加深、以及对非洲安全形势日益严峻可能成为恐怖主义温床的担忧,似乎成为美国非洲司令部(US Africa Command,Africom)回归的幕后原因。

美国没有一个全面的对非外交政策,但在过去一个月里却不断增加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4月底,美国宣布非洲司令部将在赞比亚开设一个安全办公室。5月,又宣布非洲司令部将在索马里恢复“少量持续的军事存在”。

非洲各国领导人历来对美国非洲司令部的存在持保留态度,因为他们不想批准美国打着“全球反恐战争”的幌子、但看起来却像是重新殖民的行为。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的对非政策已经从脱离接触转为敌视对抗。特朗普的“粪坑国家”言论和影响许多非洲国家的旅行禁令没有为美国赢得许多新朋友。

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现在,美国态度为什么突然反转,至少在军事上表现非常明显。简单来说,原因在于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在非洲参与程度不断加深、以及对非洲安全形势日益严峻可能成为恐怖主义温床非常担忧。

最近几个月,非洲政变频发,瓦格纳集团等俄罗斯雇佣军再次成为关注焦点,他们在利比亚、布基纳法索、中非共和国和马里都有明显存在。美国现在为原来的非洲霸主法国提供情报支持,而法国在许多前法属非洲国家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从前。

除了“一带一路”倡议外,中国也在非洲大陆建立了军事存在。2017年,中国在吉布提建立了一个基地。但是,中国在非洲的存在仍然以贸易和投资为主。在过去20年里,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一直增加,而美国的投资却在减少,在西非尤为如此。中国在非洲的安全存在与前殖民国家相比,仍然存在明显差距。

毫无疑问,非洲需要投资、贸易和发展伙伴来补齐基础设施的短板,需要刺激工业和制造业以及研发创新的增长。目前,中国的投资集中于港口、铁路基础设施、能源等等非洲国家关注的关键行业领域。中国和俄罗斯与其他金砖伙伴一起,致力于发展药品制造以及以非洲为中心的健康产品研究。

西方国家在非洲的投资不断走低,但军事存在却规模庞大。即便如此,美国依然通过非洲司令部试图向非洲大陆提供一个解决当前困境的方案。除此之外,美国还试图利用《打击俄罗斯在非洲恶意活动法案》对抗俄罗斯在非洲的活动,加上2021年通过的《战略竞争法案》和《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这些都可以说是冷战思维的产物。

虽然对研究和发展的投资对任何国家来说都至关重要,但将中国和俄罗斯作为这些大型项目的关键焦点来说事,其中体现更多的是权力和主导地位,而不是与非洲在贸易、投资和发展方面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

非洲需要伙伴关系,推动实现对预防、控制或治疗新冠肺炎所需技术和疫苗的知识产权进行豁免。与非洲的希望相反,非洲得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外国军队、不受欢迎的难民和没有记录的非法移民。发展不足是催生暴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一个主要原因。联合国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对这一点非常认同。

非洲联盟拥有非洲即时危机反应能力部队(African Immediate Crisis Response Capacity Force),同时也在建设形成其他方面的能力。

投资于一个非洲机构,让非洲形成解决自身安全问题的能力,难道不更合适吗?

 

作者简介:Odilile Ayodele博士是约翰内斯堡大学泛非思想与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Pan-African Thought and Conversation)高级研究员。Mikatekiso Kubayi是全球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Dialogue)和泛非思想与对话研究所的研究员、约翰内斯堡大学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