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市长选举:两大政党的“代理人战争”

来源:澎湃新闻外交学人时间:2022-05-27

一是,从总体上看,这次选举超越了此前两党竞争模式,演变为亲政府与反政府两大阵营的对决。

此前历次曼谷市长选举尽管也掺杂着一些独立候选人,但处于头部的最具竞争力的候选人基本上都是主流党派派出的选手,最终角逐产生于两党候选人之间。比如,2009年选战是为泰党候选人育拉暖与民主党候选人素坤潘亲王竞争;2013年则是为泰党候选人蓬萨帕警上将与民主党卫冕市长素坤潘亲王角逐。

此次参与市长选举的31位候选人,居于第一梯队的大约有6位。按照他们的政治立场和从政背景划分,大致可以分为两大阵营,即亲政府派系和反政府派系。亲政府派系的代表包括:由巴育军政府任命的原曼谷市长阿萨云警上将;黄衫军骨干之一、原曼谷副市长萨功提(他也曾任公民力量党执委);民主党候选人素察察威;独立候选人罗萨娜。反政府派系代表有两位:原英拉政府交通部长、2019年为泰党总理候选人之一查恰,以及远进党副秘书长、原众议员威洛。


一名妇女在投票站看板,阅读候选人资料。预料这场曼谷市长竞选,为明年初泰国选举带来风向指标,同时也是对现任泰国首相巴育一个政治实力考验。(图源:美联社)

二是,众议院两大政党均未选派候选人,但居于领跑位置的两位候选人都可被视为其代理人,这场选战首次呈现出“代理人战争”的特点。

2019年大选,为泰党尽管得票数第一,但未能如愿组阁。此后,查恰离开为泰党,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曼谷市长。时隔两年多后,终于迎来曼谷市长选战,但为泰党明确表示不派候选人参战,仅派出50位代表参加曼谷市议员的角逐。尽管查恰一直试图撇清自己与为泰党的关系,撕掉身上他信阵营的标签,希望以独立身份参选。但是为泰党不派候选人参选的做法,令许多人对查恰的独立身份产生了质疑。而且,为泰党多位市议员候选人在宣传拉票时,从不避讳自己与查恰之间的同盟关系。

情况相似的还有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尽管不时传出公民力量党将会选派候选人参加曼谷市长选举,但最终公民力量党还是放弃了这一重要选战。与为泰党一样,公民力量党也选派了50位候选人参加曼谷市议员选举。他们在公民力量党党魁、副总理巴威的好友、商业巨子阿披猜带领下以“曼谷力量团体”的名义开展竞选。不过,鉴于卫冕市长阿萨云系由军政府2016年任命,且与巴育、巴威等政府核心领导层交往甚密,即便他以独立身份参选,依然免不了被视为公民力量党代理人。

三是,两大阵营均非铁板一块,内部矛盾重重,竞争激烈。

反政府阵营的两大主将,以独立身份参选的查恰与远进党候选人威洛,拥有较多重叠的选民基础。尽管查恰在民意调查中一直一马当先,威洛与他似乎不在同一层次。但是,近期多家主流媒体举办候选人辩论会,威洛表现非常抢眼,在一定程度上对查恰形成了威胁。他的观点虽激进但清晰,尤其是在涉及王室等敏感话题上,从不避讳,就事论事,有理有据。有一次在与查恰就涉及王室问题的辩论中,查恰尽量避免提及王室,被威洛当场批评其避实就虚。每次辩论后,威洛的民调支持率都呈攀升之势。许多选民原本准备将票投给查恰,但听了辩论后,便改变主张。

亲政府阵营的四位候选人之间,则更是相爱相杀。尤其是卫冕市长阿萨云与他的副手、原曼谷市副市长萨功提之间,一直以来矛盾重重。“黄衫军四虎”之一的萨功提在阿萨云麾下任副手,但并无任何权力,二人多次爆发矛盾。此次他参选市长,胜算并不大,更多地是希望在这个舞台上展现自己,同时可能也是希望削弱阿萨云的竞争力。5月15日左右,网络上流传着一些对阿萨云不利的消息,阿萨云团队立刻将矛头指向萨功提,指责他在背后无中生有,可见二人矛盾之深。

四是,传统的选举心理战法在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基本失效。

在泰国政界和舆论界,有一个关于选举的术语,叫做“危险3日”。在选举前最后3天,竞争双方往往会利用选民心理,进行最后的认知战、心理战和舆论战,力图产生颠覆性的影响。比如,1995年曼谷市长选举,公正力量党的占隆原本呼声极高,但在选举前数日,他的竞争对手披集公开指责他1992年在王家田广场率众绝食以反对素金达发动的军事政变,是“带领人民赴死”,最终占隆败选。再比如,2013年曼谷市长选举,对阵双方分别为民主党候选人、原曼谷市长素坤潘亲王和为泰党候选人蓬萨帕警上将,素坤潘政绩不彰、政声不佳,曼谷市民苦其久矣,蓬萨帕警上将尽管并非绝佳人选,但很多曼谷市民准备投票给他,以更换旧人。然而,在最后的选举拉票环节,素坤潘所在的民主党阵营一位高层在某次大型活动现场喊出了经典的一句话:“不选我们,他们一定会回来”。言下之意,如果不选民主党人作市长,他信一定会回来。这句话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原本准备投票给为泰党阵营的曼谷选民在这句话的威慑下,被迫将选票投给素坤潘,最终素坤潘连任市长。

本次选举最后一周,网络上出现了许多针对查恰的舆论攻击。比如,5月15日,黄衫军骨干成员拉威医生在个人脸书上写道:“查恰在曼谷市长选举中的压倒性胜利只是他信使用蚕食战术最终实现压倒性胜利的前奏……其后便是他(他信)的女儿翁英当选总理,为泰党组阁执政,最终国会通过特赦法案,他信风光回国”。他的话语非常明显地将以独立身份参选的查恰与他信捆绑在一起,目的便是让反他信阵营选民坚定地站在查恰的对立面。拉威医生不仅给查恰“使绊子”,而且还毫无保留地提出建议:“为了不让查恰上台,所有人应该集中力量将票投给最有可能与查恰角逐宝座的候选人——6号选手阿萨云警上将。”


图片来源:Newswav

还有人故意炒作查恰所谓的“败笔”。比如有一个帖子标题叫做“你知道为何挽瑟中央火车站3楼被废弃吗?”答案就是:查恰当年在担任交通部长时,出于自己的喜恶,将红色线路列车站台从3楼迁至2楼,而将远途火车站台从2楼迁至3楼,站台之间的距离由230米扩展至600米,差不多是6个足球场相连。这些不实用的调整,满足了查恰个人喜好,却花去了国家100亿泰铢的预算,结果到现在为止都无法启用。此外,查恰和前总理英拉的合影以及查恰在政变后发表的个人脸书中对英拉由衷的赞美也被炒作。凡此种种,毋庸置疑,一定是反他信阵营所为,但具体是何党派,或何利益团体,则不得而知。

不过,查恰团队对此都作出了及时回应,尤其是针对中央火车站三楼弃用等问题,有理有据地进行了辟谣,基本上击退了来自于竞争对手的攻击。

总体来看,查恰赢得曼谷市长选举的可能性较大,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前曼谷市民的政治倾向。尽管查恰不能完全代表为泰党,但是在疫情危机、经济低迷、政府内斗频仍的形势下,曼谷市民渴望选择一位非政府阵营的市长,以带领人民渡过危机关头。至于这次选战对于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在多大程度上会有影响,还有待于选战最终结果出来再做进一步分析。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外交学人,2022年5月21日;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