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对快递业高质量发展影响的实证研究

来源:《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时间:2022-04-29

摘要:快递业高质量发展是现代服务业高效运行的重要保障,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2019年末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也对快递业产生不少影响,但如何影响、影响多大,防控政策及不同区域的影响有何差异是需要回答的问题。基于全国31个省市月度快递业规模和申诉数据,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分析了新冠疫情及防控措施、疫情防控阶段和疫情受灾程度对快递业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的影响方向和影响程度。研究表明:1)疫情不仅没有影响快递产业的增长,反而短期内促进了该产业的发展,也减少了延误、投递服务等申诉项目;2)严格的封锁措施对快递发展规模和发展质量产生不利影响;3)疫情对快递规模的积极影响主要表现在疫情爆发后的第一阶段(1月-2月)及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地区。研究结论对于快递业应对突发公共事件、提升应急治理能力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关键词: 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快递规模;满意度;高质量发展

一、本文研究背景和意义

快递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区域发展的新动力,对于促进产业转型、提高消费水平、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消费模式的变化,快递业态势发展迅猛。2017年-2019年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年均增长率为36%和26%。同时,服务质量指数也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快递申诉数量已由2017年188万多件下降到2019年的53万多件,快递申诉率降低到4.68。快递业发展规模与经济水平、居民收入、消费水平、贸易水平、营业网点覆盖情况等因素相关。针对快递业服务质量的研究主要涉及影响因素的分析、评估及优化。

2019年末爆发的新冠肺炎(COVID-19)对居民健康和经济发展产生了严重威胁。疫情对快递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消费模式和物流配送两方面。疫情的传播和发展,造成居民的心理恐慌,改变了其消费方式,致使大量消费者将线下消费转至线上。而疫情阻击战采取的路网封锁等措施使供应链中断,物流运输受阻、配送人员到岗困难。2020年2月春节假期已经结束,快递业运营依旧出现拐点,是受疫情的直接影响和防控政策的作用;在3月-4月快递业规模开始重新增长;5月-6月增长程度比以往两年更高,可能是因为“补偿性消费”。2020年快递单量同比增长31%;快递投递服务满意度上涨为87分;72小时准时率下降至77%。但疫情对快递规模和服务质量的影响还有待考察。

如何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通过防控政策化解风险,维护经济社会稳定引起了政府和学者的关注。现有文献从直接和间接影响出发,分析了疫情对宏观经济、金融、农业、服务业、交通、物流等产业和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学者也从微观角度分析了疫情对中小微企业造成的困难。此外,学者从财税政策、“复工复产”政策等角度分析了疫情期间经济政策实施的价值。针对疫情防控而言,学者分析了突发公共事件应急管理及“后疫情时代”的公共治理问题。快递业高质量发展不仅有利于提高居民购物体验,也有助于消费经济和流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顺应时代需求、促进消费升级和产业转型的基础。但疫情对快递业影响分析的文献较少,仅从交通运输和消费模式出发,尚未分析疫情对快递业规模和服务质量的影响方向及影响程度。

二、主要内容

疫情防控措施与快递业之间存在相互作用。正向而言,疫情期间消费者为保障日常生活,将大量必需品的消费由线下转为线上,快递单量递增。疫情防控对快递业产生的间接影响主要源于:1)路网限制和人流限制增加了快递从业者复工复产难度;2)疫情防疫使快递运输和投递难度增大,投递时效降低;3)快递配送总成本因防控成本的增加而提升。反之,快递业对疫情防控产生反向影响;快递为高风险及严格防控地区提供医疗和生活物资的同时,也使疾病传播风险和防控难度加大。综上,除疫情对快递业的直接影响外,疫情防控措施,如居家隔离、路网限制和旅行限制等均对快递业造成影响;疫情与防控政策综合作用对快递业发展的影响也需进一步的探究。但现有研究未分析疫情对快递业的直接影响,也未考虑防控措施的间接影响。疫情爆发后,居家要求和旅行限制使消费者外出购物困难,只能将部分需求由线下转为线上。疫情期间,交通运输网络的限制及前期严格的防控政策使物流运输难度增大,制约了快递配送效率,也影响快递服务的满意度。但疫情期间消费者对快递配送时效的期望值相对较低、对物流配送服务相对宽容。

根据相关文献和消费者线上线下选择行为的理论基础提出研究假设:

H1:新冠疫情对于快递业短期发展速度的影响是正向的。
H2:疫情防控措施对快递业短期发展速度的影响是负向的。
H3:疫情防控措施对快递业短期发展质量的影响是负向的。

根据疫情发展趋势,将2020年疫情防控时期分为三个阶段:阶段Ⅰ(1月-2月):应急性防控阶段(EP),以疫情防控为主,控制疫情的传播和蔓延。阶段Ⅱ(3月-4月):差异性防控阶段(DP),各地根据疫情感染人口比例、致死比例等采取差异化的防控措施逐渐,“复工复产”措施也开始同步开展,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并举。阶段Ⅲ(5月-12月):常态化防疫阶段(NP),在有效控制疫情的前提下保障经济复苏和发展。

本文将快递业高质量发展界定为快递规模增长和服务质量提升两方面的内容。故研究以新冠疫情对快递业的冲击为出发点,从高质量发展视角,分析疫情及防疫政策影响快递业发展的机制,通过2018年-2020年邮政总局公布的快递业务数据、申诉数据及申诉处理满意度数据,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分析了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受灾程度及防疫阶段对快递规模(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和服务质量(快递服务申诉率和申诉处理满意度)的影响方向和程度。希望回答问题:

1)新冠疫情对快递业发展规模和服务质量的影响方向和程度。采用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增长率表示快递规模的发展,在Hausman检验的基础上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分析疫情对快递规模的影响。采用邮政申诉数据代表快递服务质量,申诉情况采用申诉率和有效申诉率表示。申诉率越高,快递业服务质量越差。

2)新冠疫情对不同快递申诉类型产生的影响差异。进一步分析疫情对快递申诉类型的影响。快递申诉主要涉及损毁(S1)、丢失缺少(S2)、投递服务(S3)、延误(S4)、其他(S5)这五类类,单独进行回归分析,分析对不同类型的申诉率在疫情影响下的变化情况。

3)疫情防疫措施对快递业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的影响。根据确诊人数区分是否采用严格的疫情防控政策,以及防控政策对快递行业发展的影响程度。

4)不同阶段疫情影响的差异性和不同受灾程度地区间的差异性。针对不同阶段,根据疫情对快递业的影响程度,疫情发生后的时间包括三个阶段,EP阶段:2020年1月-2月,应急性防控阶段;DP阶段:3月-4月,差异性防疫阶段;NP阶段:5月-12月,常态化防疫阶段;并将疫情发生之前的时间计作BP阶段。引入阶段虚拟变量重新进行分析有利于发现阶段性差异。针对受灾程度,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不同地区受疫情影响的程度、疫情风险等级、疾病传播风险都不相同。根据疫情对地区的影响程度,将受灾程度划分为三个等级,以分析疫情对快递业影响的地区差异。

此外,研究还进行了如下几方面稳健性检验:1)剔除湖北省单独分析。2)快递业务规模替代变量的分析。3)对快递申诉类型影响的差异性分析。4)剔除2018-2020年1月数据重新进行回归分析。5)将是否有新冠疫情确诊人数设置为虚拟变量。

三、主要结论

针对2019年年末爆发的新冠疫情展开研究,分析了新冠疫情和防控政策对快递规模和服务质量的影响方向和影响程度。研究发现:1)疫情促进了快递业务量增长的同时也促进了快递业务收入的增长速度。2)疫情对快递申诉率和有效申诉率均有抑制效应,在进一步分析申诉产生的原因时发现,疫情对申诉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延误、投递服务等方面,这是因为疫情防控造成的运输阻碍,消费者对快递服务效率的期望降低,同时将快递服务问题归咎于疫情防控措施,促使申诉率降低;同时疫情也提高了消费者对申诉处理工作的满意度。3)疫情期间严格的防控措施对快递规模的增长和快递服务质量均是不利的,且疫情防控在受灾较轻的地区产生的不利影响更严重。4)疫情对快递业务规模的正向影响主要体现在疫情爆发后的第一个阶段(2020年1月-2月),之后逐渐降低。5)针对疫情受灾的地区差异分析发现,疫情对快递规模的积极影响和申诉率的减少作用主要体现在受灾严重的地区。本文的研究结论对于快递业提升应急治理能力、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保障快递服务质量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四、边际贡献和未来拓展

相较于以往文献,不仅考虑了快递业的发展速度,还考虑了疫情对快递业发展质量的影响;并针对疫情不同防控阶段出发,分析了疫情及防控政策对快递业产生的差异化影响;为快递业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供指导。

研究不足和未来拓展:1)仅分析了常态化防疫阶段疫情对快递申诉产生的影响,未从疫情爆发全周期进行分析,这是因为邮政行业对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的申诉统计数据有缺失,而且整个快递业还未完全复工。2)疫情期间国家针对快递行业出台了大量的产业支持政策,例如高速公路免收过路费、“复工复产”政策等,这些政策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快递业的运营成本。成本因素已通过快递价格进行了控制,但疫情对快递运输成本的影响和支持政策产生的间接影响不在本文的研究范围内。3)疫情影响快递业发展的同时,快递业也影响疫情防控工作,两者作用机制复杂。学者可考虑从这三个方面展开相关研究。

 

本文摘编自《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第42卷第3期论文《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对快递业高质量发展影响的实证研究》(点击题目链接全文)
作者:刘娟,东北财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唐加福,东北财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刘江,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