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成桐、田刚纷争的背后

来源:知识通讯评论时间:2022-01-29


丘成桐(Shing-Tung Yau),1949年出生于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美籍华人,国际知名数学家,菲尔兹奖首位华人得主。丘成桐证明了卡拉比猜想、正质量猜想等,是几何分析学科的奠基人 ,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是物理学中弦理论的基本概念,对微分几何和数学物理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去年(2005年)大陆学术界最引起讨论的一个纷争,可以说是丘成桐和田刚吵架的事件。这个事件是由演讲和报端撰文的起始,到去年北大开座谈会的讨论反击和报导,以及网络中许多意见的纷陈,沸沸扬扬,闹到后来居然中国大陆官方都出面,禁止网络中再讨论这件事情。

这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是著名的数学家丘成桐。丘成桐在数学上成名甚早,工作杰出,他一九八四年当选中研院院士的时候,才只有三十五岁,是当时最年轻的院士。

丘成桐在数学上有天才之誉,其人亦难免天才人物的特殊个性,这个特殊个性之一,乃是他说话的直接方式。丘成桐是广东潮州人,说话语调本就昂扬,加上他直言不讳的说话方式,更使他的发言常常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效果。

丘成桐在前年的三月间,做了一次演讲,演讲的题目是「我的数学之路」,后来又在中国科技交流奖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讲题是「数学与科技」。丘成桐在这两个演讲和后来的访谈中,都影射的指责了他以前的一个学生,也就是由南京大学毕业,后来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大陆数学新起之秀田刚。

田刚初到美国的时候,丘成桐是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丘成桐说他看田刚学习非常勤奋,十分的欣赏,曾经在家中给田刚特别的指导,在田刚身上花的心血,比对他自己的儿子还要多。丘成桐也说,他还替田刚写了推荐信,获得了两个大奖,并且成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丘成桐说,田刚可以说是他一手提拔出来的。

但是在一九八〇年代,丘成桐说他就接到一位哈佛大学教授的来信,指控田刚的论文抄袭了那位教授的概念,后来又有一位纽约大学石溪分校的教授也写信给丘成桐,也是抱怨田刚和他合作占了那位教授的便宜。另外丘成桐还说了好几个案例,都是指谪田刚在学术上和做人上有道德瑕疵的问题。这些内容是今年二月丘成桐在美国世界日报星期周刊的专访中批露的。

根据去年十月间在北京大学数学学院举行的一个公开座谈会的记录,北大数学教授丁伟岳在开场讲话中便说,丘成桐前年三月之所以会在演讲中公开批评田刚,是因为传出风声说南京大学要请田刚去做校长。

丁伟岳说,丘成桐去年演讲之后,未再有公开的批评,但到去年一月间大陆《中华读书报》又刊登了丘成桐的一个讲话,再批评他的学生(田刚)的学术不好,又要拿高薪云云。六月份又在新加坡《海峡时报》的访问中,批评北大打压国内其他学校,到八月份《北京科技报》又刊出丘成桐访问,批评北大和田刚,并指田刚有抄袭行为。丘成桐的这些批评,在今年二月世界日报星期周刊的访问中也有提及,主要是说北大教授的不务实于研究教学,到处拉帮结派,谋取私利。教授不务正业,学生的水平自然一落千丈,好几位由北大推荐到哈佛的所谓顶尖学生,到哈佛来不但表现不佳,甚至有的到后来连硕士资格都得不到。

丘成桐在后来的访问中也提到中国国内的学术界风气很坏,大教授不教书,没有真正专心于学术研究。学术工作以量化计算,算博士数量和论文数,是世界上有水平地方没有人用的办法。而大陆国内的教授和教育官员一起骗政府,说引进了多少国外人才,弄到一大笔钱,其实是谋取私利。

丘成桐对田刚的批评也很直接。他说田刚在数学学术上不是那么顶好,祇算是二流,但是回中国来拿一大笔钱,真正停留的时间和贡献都很有限。另外丘成桐也举出许多例子,说田刚在学术上不诚实,甚至提出香港出身的另一位著名数学家萧荫堂对田刚抄袭其论文的指控,来指谪田刚的人格有问题。

丘成桐也说,现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的田刚,在国内停留时间有限,拿到的钱甚至超过国外的薪水总数。丘成桐以为,这种做法不但不诚实,也给国内年轻人立下坏的榜样,对学术有负面影响。

田刚面对这些批评,表现得很低调,私下有友人问及,也只是笑笑不愿意多谈。不过北大数学系并没默尔认错,去年十月的座谈会,正是他们的反击。座谈会中丁伟岳的讲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他的说话可以很容易听出来,丘成桐之所以会攻击北大和田刚,与北大计划成立国际数学中心,而田刚将担任这个中心主任有关,也与丘成桐想在中国科学院成立数学中心计划的没被批准有关。

另外丁伟岳也说,对于丘成桐批评的北大教授不关心学生,北大到哈佛去的学生程度太差一事,他们也都作出了说明,也向政府上面的单位汇报。丁伟岳说,北大数学系一贯的传统是师生关系融洽,伦理有节,还认为丘成桐说田刚的成就都出自他手的讲法,给年轻人非常不好的一种印象。

北大座谈会上发言的,还有一位知名的数学家,也是中研院院士项武义。项武义以其一贯的直率发言方式,说丘成桐过去为了要抢夺中国数学霸主地位,对他的老师陈省身如何的蛮横无理,发言中甚至用了一些很强烈的字句,来批评丘成桐。丘成桐后来在访问中也说,北大的座谈会有如红卫兵的批斗,他的文章后来都被大陆封杀,如果自己不是拿美国护照,也许会去坐牢。

丘成桐、田刚纷争事件在大陆沸扬的时候,正巧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在上海论坛谈「中华文化和近代科学」,谈到大陆的大学教育,说大陆的大学办得不错。当时消息见报,便有人不以为然,于是就拿丘成桐对大陆大学的批评,来说杨振宁和丘成桐针锋相对,也有在网络或媒体上的说法,认为杨振宁是在的说政府的好话。

杨振宁后来私下讨论此事,说他和丘成桐私下是好友,他们对大陆大学好坏看法的差异,是因为两人着眼点不同。杨振宁说他借用苏东坡的诗句来说,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杨振宁也说,丘成桐对中国大陆大学的批评,有些他也同意,但是应该仔细讨论其中的细节,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批评方式,不但是对问题认识不清,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对网站上许多批评言论,杨振宁说,现在大陆上许多人对大学不满意,原因很多,譬如学费大增,大家上不起大学的社会因素也是其中之一。

丘成桐也说,他并不是说大陆的大学都不好,杨振宁在清华大学主持的高等研究中心就办得很好,不但有一流的计算机数学家姚期智,还有密码计算机方面的王小云,超导研究的翁征宇与以及东方艺术史的方闻,俱为一时之选。杨振宁也说,他创立的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很像他以前耽过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现在的发展是很成功。

不过丘成桐、田刚的纷争,确实也暴露出大陆学术的一些问题。大陆近年经济发展成功,学术的经费增加很快,也就衍生出了许多问题。其实十余年前,台湾经济条件好的时候,也有一段学术经费快速膨胀的时期,那时候台湾政府聘有一批外籍科技顾问,便曾提出建言,认为科技经费增加的过速,会造成许多负面影响。以台湾的经验来看,后来确实出现这个建言所指陈的弊病。大陆近年的一些学术风气,与经费增加得太快,太急于想一下子就在学术上做出成绩的心态,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就拿大陆的院士制度来说,就有一些问题。大陆的院士由于在学术界地位崇高,不用退休又有相当好的待遇,因此造成一些人为了要选上院士而不择手段,传出许多不堪的行径,另一方面一些院士也只是尸位素餐,并不能对学术带来正面的帮助。

拿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任教的中研院院士蒲慕明来说,他到上海主持中国科学院的神经认知研究中心之后,便引用美国的办法,对研究人员进行科学工作的评核。结果有两位已没有科学工作成绩的资深院士,不愿接受这种办法,但是因为蒲慕明十分的坚持,甚至闹到中国科学院院长那里,最后是这两位院士一位退休,一位转到其他研究所才得以解决。

中国大陆的网络对于丘成桐、田刚纷争事件的热烈讨论,反映出对于学术界的一种不满意情绪,海外华人媒体对于丘成桐的访问,因着这种不满意的情绪,也就将丘成桐塑造成为一个敢讲真话的学者形象。而中国大陆政府的出面禁止媒体和网络继续讨论此事,表面上似乎维持了学术代表人物的尊严,事实上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做法。这种思维的背后,一方面显现出对于学术工作某种脱离现实的尊崇和保护心态,没有认识到学术人物依然是一个凡人,也更进一步使得学术界忽略了他们享用丰沛社会资源应有的社会责任。

 

作者:江才健,台湾著名资深科学文化工作者,曾为《中国时报》科学主笔,《知识通讯评论》发行人兼总编辑,现为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首发:”知识通讯评论”第32期,2006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