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的两面派主义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2-01-25

内容导读

菲律宾将在今年5月迎来全国大选,目前“家族政治”下的选举格局已经确定,现“强人”总统杜特尔特在自2016年政治以来在中美间“两面派”的务实外交政策能否继续维持?四个月后的选举结果又如何撬动中美在东南亚的外交布局?本文作者是菲律宾自由记者,根据长期对菲律宾政治观察认为,杜特尔特在执政期间虽有突破传统之举,但固有的势力、关系和结构依旧左右当前和下一届政府的外交政策。本文内容不代表东南亚学人立场,谨供读者批判性阅读。


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Rodrigo Duterte) 和他的盟友正在下大赌注。图源:Ezra Acayan/Getty Images

菲律宾全国大选将于今年5月如期而至。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正在竞选参议员,而他的女儿正在与另一位强人的后代小费迪南德·马科斯(昵称“邦邦”)搭档竞选他的副总统。现任参议员、杜特尔特最亲密的盟友克里斯托弗也在竞选总统。就连杜特尔特军国主义最坚定的支持者安东尼奥·帕拉德将军也在尝试。

既然有这么多参加竞选的潜在人选,那么理所当然地,杜特尔特和他的盟友也是在打赌,要保持某些东西的完整性。

目前的杜特尔特刚开始的吸引力之一,是展现出愿意打破与美国殖民传统的公开姿态。他强调追求独立的外交政策,并咒骂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是“son of a bitch”。然后,他威胁要废除两国间长期存在的军事条约《访问部队协议》(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这或许为杜特尔特打破传统赢得了喝彩,足以让他公开维系与中国更紧密的关系。杜特尔特与北京的持续接触导致了商业合作领域的扩大。这个经常被宣传的旗舰经济计划被称为“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其资金主要来自中国的投资。中国企业的投资总额高达140亿美元,接近285亿美元投资总额的一半。

然而,尽管杜特尔特言辞粗俗,但他从未真正与美国人脱离关系。他没有进行超级大国对菲律宾的互相取代,而是设法同时迎合。据推测,目前有三位总统候选人都正试图效仿这一举措。


2021年10 月,当地政府针对2022 年全国大选在马尼拉的一所学校举行了模拟投票活动。图源:Jam Sta Rosa/AFP via Getty Images

杜特尔特是否成功地为两个全球相互竞争的超级大国的利益塑造对菲外交关系? 没错,他是。但这样的成就不应该受到赞扬。

杜特尔特可能让人觉得,他领导的国家正试图摆脱美国的影响。然而,事实是,他的政府在血腥的毒品战争中得到了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援助。据研读过美国公开文件的人权组织称,美国国会在2017年为缉毒行动拨款援助约900万美元,第二年又拨款530万美元。
美菲之间的《访问部队协定》也最终得到巩固。杜特尔特还维持了1951年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和2014年的《加强国防合作协议》,这两项协议都有助于巩固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主导地位。去年4月,美国和菲律宾恢复了“肩并肩”巴利卡坦(Balikatan)联合军事演习,这经常被视为菲律宾遵守美国地缘政治议程的表现。自杜特尔特上台以来,美国对菲律宾的官方发展援助一直相当稳定。

拜登上任后,美菲关系也并没有太大变化。拜登和杜特尔特对彼此表现友好,后者感谢对方捐赠新冠疫苗。杜特尔特甚至承认,疫苗援助的合作姿态有助于强化他维持《访问部队协议》完整的意图。与此同时,虽然美国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希望看到谴责菲律宾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拜登尚未做出让步。

美国并没有对它的前殖民地和在东南亚长期的中坚力量正在重新考虑双边关系的迹象,表现出太多的担心。但美国对杜特尔特和中国的关系发展也不是视而不见。

除了“大建特建”上的合作,中国目前还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杜特尔特“堵住”了对中国船只在“西菲律宾海”争议海域驻扎的批评。曾担任杜特尔特顾问的中国企业高管迈克尔·杨(Michael Yang)也卷入了一桩腐败丑闻,涉及在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等医疗设备的采购中定价过高。在最初新冠疫苗投入使用时,杜特尔特政府的高级官员得到优先考虑,采购也缺乏透明度。此外,杜特尔特还对中国领导人赞不绝口,称中国这个亚洲大国是 “好朋友”。

总统候选人、杜特尔特的亲密盟友小费迪南德·马科斯是第一个被看到的访问中国大使馆的候选人,这似乎是一次礼节性拜访。在某种程度上,人们会经常看到候选人这样访问其他大国的使领馆。但对美国和中国来说,这是一件利害攸关的事情。

总之,杜特尔特试图在执政期间给公众留下他是这个群岛统治者的印象。但旧势力、旧关系和旧结构仍然存在。无论谁在选举中获胜,这种情况都将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