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亚太”与“印太”争什么?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2-01-25

内容摘要

当前,随着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成为全球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其地缘战略地位也在不断上升。中美“亚太”和“印太”之争,主要表现为话语权、影响力和领导力之争,归根到底是中美地缘政治之争。美国企图将“亚太辐射”安全体系拓展到印度洋地区,形成“大月牙形同盟”与“伙伴国网络”,进一步达到“围堵”中国的企图。当前,拜登政府继续奉行冷战思维,视中国为最主要竞争对手,并坚持以遏制与打压为主的对华战略,中美亚太地区战略竞争的总体态势难以发生根本性改变,且将更具复杂性和特殊性。


美军原太平洋司令部责任区涵盖了从美国西海岸以西到印度西部边界以及从南极到北极的地球表面的一半左右,是美军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联合作战司令部。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在“印太战略”出台后将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此举被视为是凸显对印度洋和印度的重视,以抗衡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图源:美国印太司令部网站

“印太”最初为海洋生物地理学概念,近年来因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推出“印太战略”,并将其纳入《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后,这一用词逐渐成为官方政策话语。尽管美方一再否认“印太战略”针对中国的意图,但中国政界、学界及官媒对“印太”这一地缘政治色彩浓厚的概念普遍持批判和疑虑态度,由此引发中美“亚太”和“印太”之争。例如,2020年10月,环球网发表《社评:拜登团队应弃“印太”并重拾“亚太”概念》;2021年1月,中国外交部批评美“印太战略”抹黑和遏制中国、破坏地区和平稳定的企图。显然,“亚太”与“印太”不是一字之差那么简单,中美“亚太”与“印太”究竟在争什么?

一、中美话语权之争

中美在美苏冷战的背景下建交,中美关系曾经有过一段“蜜月”期。事实上,由于历史文化背景差异、外交理念不同,加之现实利益冲突,中美之间一直暗流涌动,摩擦龃龉不断。冷战后,快速崛起的中国与霸权守成国美国之间潜伏的各种矛盾渐显。中美“亚太”与“印太”之争,首先是“合作共赢”“协和万邦”与“美国优先”“民主自由”的话语权之争。

从两国历史文化背景看,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古代朝贡制度倡导的“和合”“天下”“王道”理念,注重互惠共赢。美国则为移民国家,建国后以美式民主、自由和正义为傲,自诩“民主灯塔”,向全球输出美式民主,以捍卫其全球领导地位。从两国外交理念演进看,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平与发展”“和谐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均倡导包容互鉴、友好合作、胸怀天下的精神。而美国无论是“参与和扩张战略”“先发制人”国家安全战略,还是“亚太再平衡”和“印太战略”,都重视意识形态的“价值观外交”,将维护“人权”和推广西式民主、自由等所谓“普世价值”作为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从现实利益而言,“亚太”比“印太”更具建设性。“亚太”最大的支柱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该组织为亚太地区诸多国家在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以及经济技术深入合作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而“印太”概念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为支撑,强调军事与安全的问题导向和价值取向。

显然,美国是以“自由开放”之名,行“霸权护持”之实。正如前总统特朗普所鼓吹,“美国作为民主价值观的‘领头羊’,必须保护近年来获得快速发展的‘自由与繁荣’的地区盟国”。现任拜登政府也不例外,在延续特朗普“印太战略”的同时,亦不忘推动“印太战略”提质升级,极力倡导“在普世价值基础上维护和平与正义,强化民主的韧性”。

二、中美影响力之争

苏联解体后,美国在全球影响力一度如日中天。但近年来,中国在全球尤其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影响力显著加强,冲击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中美“亚太”与“印太”影响力之争,是互利合作的“大舞台”与零和博弈的“竞技场”之争。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推动设立“金砖国家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为诸多国家经济发展与投资融资注入了新动力。2020年,中国与东盟已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已成为周边国家最主要的贸易伙伴,周边国家与中国经济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关系日益紧密。与此同时,中国在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力也相应提升。为围堵“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印太战略”不仅再次提起“中国威胁论”,还炮制“债务陷阱”抹黑“一带一路”倡议,意图压制中国在“印太”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甚至,美国在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此直言不讳,“中国意在挑战美国权力、影响力与利益……美国有必要采取措施捍卫美国的权力、影响力与利益”。对中国而言,从区域大国转变为世界强国需要强化地缘战略,进一步提升地区影响力是必然的选择。而“印太”一词不仅使中国在国家安全、主权维护、睦邻外交等方面面临巨大挑战,也稀释了中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印太战略”更是凸显冷战思维,违背地区合作中的互利共赢精神,迫使中国接受美国制定的“新规制”,旨在把中国周边地区变为两国影响力角逐的前沿阵地。

亚太地区是中美利益交汇最为集中之地,亚太秩序的解构与重组是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重构的最重要一部分,相当程度上影响着全球化与多边主义发展的未来。面对美国“唯我独尊”的霸权主义,中国先后提出“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推动国际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对此,中国政府和学界多次呼吁“中美都是亚太国家,应妥善管控分歧”,同时强调“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发展”。但从目前来看,“亚太”地区已成为中美角逐影响力的最前沿阵地,中美影响力之争还将继续延伸。


2017年,印度总理莫迪在访美期间与特朗普一同出现在媒体前时给了特朗普一个熊抱,而特朗普在与莫迪会面后也表示:美印关系从未如此牢固。图源:路透社

三、中美领导力之争

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政经格局“东升西降”的趋势仍在继续,美国的“印太战略”试图将中国崛起规制在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机制和国际框架内。中美“亚太”与“印太”之争,是中国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与美国“以(美国主导的)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之争,也是中国推动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和美国极力维护“霸权秩序”之争,折射出中美在国际社会尤其是在中国周边地区的领导力之争。

2008年金融危机后,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时逆势而上,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经济几乎成为全球经济中的一枝独秀。在全球经济和政治中心逐步向太平洋和印度洋东部地区转移的同时,中国在“印太”地区领导力也逐步抬升。中国提出的诸多倡议或推动的区域合作,都得到亚太地区国家普遍响应。如,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141个国家和32个国际组织相继同中国签署了206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第71届联合国大会决议欢迎“一带一路”等经济合作倡议,敦促各方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中国的大力推动下,历时8年谈判、涵盖15个成员国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于2022年1月1日生效,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RCEP生效后,中国将继续引领亚太区域合作的同时,进一步增强中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

在美国看来,基于“亚太”的战略已不能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美国的领导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挑战。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无助于重塑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美国迫切需要出台新的对外战略。因此,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宣称,“在印太地区,中国试图取代美国,扩大其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的势力范围,并以对它有利的方式改写地区秩序。”美方据此正式提出“印太战略”,首次把中国定义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明确将在经济、政治、外交、人文交流和国际秩序等领域与中国开展全面竞争,以此重塑美国在亚太地区领导力。

四、结论

早在二战期间,美国地缘政治学家斯皮克曼就在《和平地理学》一书中指出,“从西亚、南亚、东南亚到东亚整个沿海地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带”。当前,随着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成为全球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其地缘战略地位也在不断上升。中美“亚太”和“印太”之争,主要表现为话语权、影响力和领导力之争,归根到底是中美地缘政治之争。美国企图将“亚太辐射”安全体系拓展到印度洋地区,形成“大月牙形同盟”与“伙伴国网络”,进一步达到“围堵”中国的企图。当前,拜登政府继续奉行冷战思维,视中国为最主要竞争对手,并坚持以遏制与打压为主的对华战略,中美亚太地区战略竞争的总体态势难以发生根本性改变,且将更具复杂性和特殊性。

上一条:
下一条:杜特尔特的两面派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