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吕本富:从四型决策理论到经济系统设计的优化模式

鉴于2019年12月10-12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到“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1月2日,我会的学术沙龙特邀请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理事长吕本富在高德大厦主讲《从四型决策理论到经济系统设计的优化模式》。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理事长吕本富

一、保“六”之争

2019年12月10-12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指出:
必须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
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必须善于通过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和国内国际市场竞争的第一线奋勇拼搏;
必须强化风险意识,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系统论历久弥新、常用常新。”吕本富强调说,系统论的核心,是系统的整体观念,就是全局观念。任何系统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要素之间不是独立而是相互关联,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从系统论出发,不仅在于认识系统的特点和规律,更重要的在于调整系统结构,协调要素关系,使系统达到优化目标。
系统论综观全局,为现代经济社会的复杂性提供了有效的思维方式和科学认知。
除了增长问题以外,还有很多平衡问题,政策之“锚”在哪里固定?
在必须回应来自外部的不确定性因素时,特别需要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在判断经济增长速度是否处于合理区间时,要善于区分周期性冲击因素和体制性障碍因素;实施积极就业政策,在应对就业岗位总量不足问题的同时,越来越需要针对结构性就业困难施策;在应对短期市场冲击,对脆弱群体进行兜底保障的同时,还要着眼长期,通过教育和培训提高这些人群的就业能力……
吕本富表示:“当前经济发展呈现的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现象,从系统论出发,既要深化理性认知,又要形成政策合力,将刺激性政策与结构性改革统筹考虑,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学术沙龙现场

二、四型决策理论:四个孩子如何应对狗熊

吕本富形象而生动地将菲尔﹒罗森维的四型决策理论比喻成四个孩子如何应对狗熊。
一天,4个孩子在山顶上做游戏,突然山下的树林里蹿出一只大狗熊。
假设:孩子绝对无法和狗熊作战,每个孩子只能选择一种方式逃避,他们该如何决策?
第一个孩子反应很快,马上找旁边的树躲起来;
第二个孩子很有信心,穿好跑鞋,系好鞋带儿,直接背向狗熊的方向开跑;
第三个孩子不慌不忙,紧盯下面第四个小孩,他不一定准备跑过狗熊,只要保持在第四个小孩前面;
第四个孩子说:“你们都跑吧,千万不要干扰了狗熊的视线,我要让狗熊离我近一点。然后,我带着狗熊跑,又不让狗熊追上,然后把狗熊带到我爹开的森林动物园,给我爹融入一笔‘固定资产’。”
吕本富介绍,决策的区分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一是可控性,即决策者能否改变选择的内容与结果。例如,在面临选择时,我们是只能被动挑选,还是可以改变选择内容?我们做出的判断是一次性的且无法控制后果,还是在做出决策后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结果?
二是决策结果的衡量标准,即决策的成功是否与竞争对手有关。例如,我们的目标是出色完成任务,还是需要比他人更胜一筹?换言之,结果是相对还是绝对的?
日常的选择和判断。一般在这种决策上的可控性很低,并且这种决策表现是绝对的,决策的结果与竞争对手无关。
能够改变结果的决策。这是一种可控的决策,通过个人学习、努力达到结果,“做最好的自己”。
需要胜过他人的决策。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决策者的绝对表现,而是他们相较他人是否做得更好。要做出最佳决策,你必须推算对手的动作。这正是战略思维的核心。大部分三型决策的指导理论都来自博弈论。
积极推动结果并需要胜过对手的决策。高管卓越的领导力、沟通能力和影响力可能直接影响最终结果。高管还需要保证所在的组织具备竞争力,能胜过竞争对手,这与战略紧密相关。是否进入新市场、研发新产品或收购一家公司都属于第四类决策。
不管是单目标决策理论,还是多目标决策理论,都是诞生于企业级的环境,在为国家级的经济系统服务时,需要深化应用的场景。
从四型决策理论可知,经济系统的决策应该涵盖了决策的四个类型。周期性问题主要是判断型决策;结构性问题包括了生产型决策和开拓性决策为多;体制性问题包括竞争性决策和开拓型决策。
在实施决策的过程中,必须从复杂的经济系统中,识别出不同的场景,从而针对匹配不同的决策算法。

学术沙龙现场

三、被跨界打击的口香糖,以及小偷与东周欲为稻,西周不下水

吕本富还提到了生产型决策的难点。

生产型决策是单目标决策,本来比较简单,但现在有两个复杂因素。

回顾我国改开时代经济发展经验,曾多次发生五年计划和长期规划中对类似潜在增速事前估计与后来实际增速出现很大反差情况。产生这类现象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增长目标研究和计划者难以事先预知后续重大改革突破,更难准确预测改革突破释放的增长效果。

吕本富讲到了被跨界打击的口香糖和小偷时指出,这就是当下复杂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我消灭你,与我无关”。

打败口香糖不是益达,而是微信、王者荣耀。在超市收银台这个消费场景,过去顾客在排队缴费的时候无聊就往购物篮里拿上两盒口香糖,而今天大家都在看微信、刷朋友圈、玩王者荣耀。

走在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小偷哭了!无现金的生活,让他无从下手,现在几乎人人都不带现金出门,一切都靠手机支付,连买菜都不用现金!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职业——小偷,就这么被毁了。

吕本富以“东周欲为稻,西周不下水”的历史典故来阐述竞争性决策的难点,主要是寻找帕累托最优。

东周想种水稻,水稻的产量高,可以提高东周的竞争力。但是水源来源于西周,出于防范竞争对手的考虑,西周不愿意放水。于是双方陷入矛盾僵局。

这时,东周的纵横家苏代站出来说,可以说服西周放水,东周许诺给予千金,当苏代出使西周回来,不仅完成了任务,又得到了西周国王的千金奖赏。

苏代是如何完成任务的?

苏代出使西周,说西周国王:西周如果不放水,是西周的损失大?还是东周的损失大?如果西周不放水,东周只有种其他作物,两年以后也许他们已经不需要“放水”了,对于西周来说,好比一只弓箭放在仓库中,没有任何价值。水可以作为调度东周的工具,收服天下百姓之心,何乐而不为?

西周国王说:善哉,不是苏子之言差点误了大事,给予千金奖赏。

吕本富指出:在复杂的情境下,决策涉及到博弈,而博弈又涉及到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说服力。说到底,是决策者把握情境的能力。  

吕本富还介绍了开拓型决策的难点:

当企业进入“无人区”,国家由追赶型变成领先型,开拓型决策就成为主流。由于没有前人的经验,只有历史数据和路径依赖,开拓型决策最需关注的是:

黑天鹅:小概率,突如其来。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灰犀牛:习以为常,不以为然,问题越积越大,以至于最后大爆发。如2008年的次贷危机。

蝴蝶效应:在一个介稳系统(火药桶),小事件酿成大风暴。如萨拉热窝事件导致一战。

我会会长、国家外国专家局原局长马俊如(左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工程咨询中心原研究员于景元(左下),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张景安(右上),我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晓光(右下)

与会的专家学者从各自的专业领域畅谈了对本次学术沙龙议题“从四型决策理论到经济系统设计的优化模式”的疑惑与见解,互动频繁,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沙龙由我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晓光主持,我会会长、国家外国专家局原局长马俊如,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孔德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工程咨询中心原研究员于景元,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张景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钟飞腾,中国科学报社编委李占军,我会会长陈烨,我会会长、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颜基义,我会会长刘永胜,我会秘书长林晓兵,我会常务理事、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高剑波,我会理事、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张建方,我会理事、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韩战钢,我会理事、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唐锡晋等出席。

与会专家合影

© 2018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3778号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10号高德大厦1201

邮箱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