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印度战略经济动态 · 2019年第5期

本期提要

退出谈判丨印度决定推出RCEP谈判,其余15个成员国已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并将在明年正式签署协议
营商指数丨印度营商指数再创新高,然而前央行行长指出,指数提升或为“面子工程”,与实际情况无涉
长期规划丨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启动“2035新愿景规划”,聚焦新增就业、出口提振以及农业振兴等问题
政策风险丨印度国资大规模退出国民经济重要部门,或成为新政策风险来源,恐将掣肘印度的工业化进程

☆ 中印经贸 ☆

【退出谈判】印度决定退出RCEP谈判,其余15个成员国已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并将在明年正式签署协议
11月初,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决定暂时不加入RCEP。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印度认可RCEP的整体框架,但印方却仍提出多种新诉求,在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ISDS)、中国商品的税收减免及市场准入、基础关税和特定产品规则等方面不断发难。一方面,印度政府在加入RCEP的问题上承受了巨大的国内压力。印度国内的产业界、农民团体、民间组织和反对党认为中国将通过RCEP向印度倾销廉价制成品。另一方面,印度在谈判最后时刻仍不断提出新诉求的做法也引起了其他国家的不满。因此,在11月4号的东亚峰会结束之后的联合声明表示,除印度以外十五个成员国已经结束全部20个章节的文本和实质上所有的市场准入问题谈判。虽然谈判的大门仍向印度敞开,但剩余十五个成员国仍可能在印度缺席的情况下于2020年签署 RCEP。

——摘编自Livemint和11月6日《环球时报》

【基建竞争】中印围绕尼泊尔铁路建设竞争加剧,尼政府视中国铁路援助为制衡印度影响力攻势的重要砝码
中国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正式将尼泊尔-中国跨喜马拉雅铁路纳入联合公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前访问尼泊尔期间也表示将继续支持推动该项目,这为长期遭受印度束缚的尼泊尔提供了更多战略选择——不仅能为其带来经济繁荣,还为其增加制衡印度影响的重要砝码。印度曾于2015年以“保障少数民族马德西人(Madheshi)的权利”为由,对尼泊尔实施为期五个月的经济封锁,以此向加德满都施压。此举严重影响了尼泊尔发展利益,同时也激起了尼泊尔政府寻求中国援助愿望,而与中国互联互通的铁路基础设施则是尼方愿望的一大方面。中国铁路规划包括从拉萨至日喀则,经过边境市镇基隆,再由尼泊尔拉苏瓦达到尼首都加德满都的路线,最终到达南部旅游城市蓝毗尼(Lumbini)和博卡拉(Pokhara)。虽然印方也一直面向尼泊尔推动“铁路外交”,但值得注意的是尼方已于2019年3月份宣布在铁路建设中采用中国轨距标准而非印度标准,而这意味着印度“铁路外交”遭受挫折。

——摘编自10月25日《外交政策》

【渔翁得利】印度借中美经贸摩擦推出多项举措发展制造业,以求在下一阶段的全球供应链重塑中占得先机
在中美经贸摩擦短时间无望解决之际,印度正致力于吸引大型跨国企业将其制造业产能从中国转移至印度。当前,印度总理莫迪正努力提升营商环境,并承诺推出更透明的监管制度,更简明的税收结构,以及更具针对性的行业激励措施。手机制造业是印度决策者首先瞄准的重点行业。印当局正制定一套新的政策以吸引国际手机品牌及其配套零件制造商在印度形成产业集群。为避免经营风险随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上升,Apple和三星都有将部分制造环节移出中国的意愿。跨国企业高管及经济学家表示,如果印度想成为下一个中国,需要加大力度吸引投资,并突出发展出口导向型产业。为此,印度政府今年成立了产业政策小组,负责制定针对吸引制造业投资新政。然而,印度能从中美经贸摩擦中获益多少,仍取决于全球对中国庞大制造产能的依赖情况。

——摘编自10月20日《华尔街日报》

☆ 战略宏观 ☆

【营商指数】印度营商指数再创新高,然而前央行行长指出,指数提升或为“面子工程”,与实际情况无涉
在世界银行近期发布的2020年营商便利度指数(“营商指数”)报告中,印度的排名较去年跃升14位,在190个参与排名的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63位。世界银行印度负责人Junaid Ahmad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印度开展了四项营商改革,并连续三年在改善营商环境的成效方面跻身世界前十”。该报告显示,印度在破产清算方面的表现,甚至超过一些OECD国家。印度于2016年建立了现代破产制度,为实现公司重组打下了制度基础,并使得债权人的整体追偿率从26.5%提高至71.6%。除此之外,印度在建造仓库所需成本、建筑质量、进出口便利度等方面也同样取得了进展。然而,印度在执行合同(第163位)和财产登记(第154位)方面仍然落后。然而,对此前印度央行行长拉詹却表示,尽管印度的营商指数排名有所提高,但其商业环境并未真正改善,许多痼疾依然存在。印度许多行业仍经营环境不佳,例如印度纺织品出口虽长期占有3.3%的世界市场,却被后起之秀如孟加拉国(6.4%)和越南(6.2%)超越。税务方面,虽然印度近期下调公司税,但由于历史上印度经济政策时常反复,企业家对低税率其实信心不足。此外,物流、电力、土地,办公空间和人力资源方面的短板也制约了印度经济,不仅导致投资乏力,也使得一直以来起拉动作用的消费走向疲软。拉詹警告说,印度经济正严重承压,一方面表现在家庭储蓄减少,负债增加;另一方面,评级上升的印度公司数量与评级下调的公司数量之比已创下六年来的新低。

——摘编自10月24日《经济时报》和10月29日CounterView.com

【世行献计】世行行长建议印度在影子银行,非公银行,和债券市场三个方面深化改革,以扭转当前经济颓势
10月27日,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在访问新德里时表示,印度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消费需求疲软,以及投资被经济中的结构性矛盾所阻碍。马尔帕斯认为全球经济放缓及国际贸易争端是印度此轮经济减速的主要原因,而并非是印度于2016年开展的“废钞运动”。马尔帕斯建议称,印度需要在规范影子银行、扶持非公银行,以及深化债券市场三个方面推动金融改革。其中,规范影子银行、培育现代金融市场将有助于印度的经济增长,进而助力莫迪实现“五万亿美元经济体”的目标。他同时表示,高效的司法程序、现代化的土地管理制度,以及更严格的合同履行将助力印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最后,马尔帕斯高度评价了印度近期针对公司的减税措施,并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印度开展了许多重大经济改革。如果能够积极地深化改革、接纳创新,并改善政府结构,印度将迎来更快的增长。”目前,世界银行在印度开展了97个项目,项目承诺出资额共计240亿美元,未来还将每年向印度提供约60亿美元的贷款。

——摘编自10月27日《经济时报》

【节日经济】印度今年排灯节期间商品销量逆势走高,电商平台与线下销售两旺为低迷的宏观经济带来希望
象征“正义战胜邪恶,光明驱赶黑暗”的(Diwali)排灯节是印度全年最隆重的节日,同时也是印度最重要的购物季,印度今年排灯节期间商品销量维持旺盛,为低迷的宏观经济经济带来希望。尽管影子银行提供的消费信贷缩水,且线上广告管制使得打折力度显得不再诱人,但今年排灯节期间的电商平台成交量依然增长迅猛。排灯节购物季开始仅6天,印度电商平台销售额已达30亿美元,同比增长30%。鉴于印度二线城市不断增长的购买力,亚马逊及其子公司Flipkart在购物季期间的总销售额达到近50亿美元。虽然受第三方责任险缴费提前、影子银行流动性紧缺、尾气排放标准从印标四级提升至六级等因素影响,今年印度机动车销售整体惨淡,但排灯节期间品牌汽车销量却逆势同比增长5%至7%,两轮车的销量也比前几个月有所提高。

——摘编自11月1日《印度时报》

☆ 政策治理 ☆

【长期规划】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启动“2035新愿景规划”,聚焦新增就业、出口提振以及农业振兴等问题
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NITI Aayog)近日启动了“2035新愿景规划”的草案撰写工作。这一新长期规划涵盖印度2020年至2035年的发展规划,主要任务是回顾当前政策,并制定外来施政方针、部署未来施政方向。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印度总理办公室已经指示国家转型委员会与印度国内及海外的专家进行密切合作,在全球范围征集十多个领域专业学者和行业专家,为政策方针起草提供指导。据悉,在这一长期规划中,印度政府将重点聚焦当前的失业问题、印度产品出口扩大问题和当前农业部门的发展停滞问题等。尽管当前该长期规划中的关键章节尚未完成起草,政府智囊团已经开始审议关键问题,包括政府数字化治理、增加农村收入、促进工业4.0发展、以及促使印度成为制造业首选目的地等。

——摘编自10月22日《经济时报》

【数字印度】印度统一支付界面(UPI)用户数量突破1亿,预计未来三年内还将增长5倍,并计划向全球推广
由印度央行支持,印度国家支付公司(NPCI)开发的数字支付系统的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支付系统之一,并计将在未来三年内增长五倍,达到5亿。据悉,UPI系统2019年10月创下了近10亿笔的交易记录,比2016年8月推出时已有大幅增长。UPI不仅为第三方应用程序和银行支持的P2P(点对点)和P2M(个人对商家)电子支付提供了通道,也允许在没有收款人银行帐户详细信息的情况下允许用户随时在多个银行帐户之间转帐。下一步,NPCI还计划将UPI系统推向全球。该公司希望与金融科技公司以及银行加强合作,以促进UPI扩大目标客户群体。

——摘编自10月29日Livemint

【行业危机】印度最高法院判决印度电信公司向政府支付高昂费用,此举在经济低迷的状况下恐引发行业危机
印度最高法院近日颁布的一项判决,要求包括沃达丰、Bharti Airtel在内的印度电信公司在三个月内向政府支付数十亿美元的电信通讯频段使用费,若无法按期付款, 则将面临额外的罚款以及拖欠费用的利息。这场争端是印度电信行业与政府之间围绕分配行业利益进行长期争端的缩影。目前,印度各大电信公司欠下的款项总额达到了近130亿美元,其中沃达丰欠其中的40亿美元、Bharti Airtel欠30亿美元。印度政府此前将早期的频谱补贴政策更改为通过拍卖进行分配。在宏观经济经济低迷的情况下,这一变动对行业投资和整体增长来说极为不利。与此同时,印度政府表示将召集高级别小组以缓解电信公司的财务压力。此外,政府还计划斥资60亿美元振兴濒临破产的国有电信公司,并以低廉的成本价格分配4G频谱。

——摘编自10月30日《经济时报》

☆ 重点行业 ☆

【中小企业】中小微企业是印度吸纳就业的主力军,为解决快速增长的适龄人口就业不足问题提供机遇
印度经济当前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是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匹配迅速增长的适龄人口。自独立以来,印度的传统产业政策基于信贷优惠、财政支持以及生产资料补贴三大支柱,然而诸多研究证明,绝大多数就业机会在企业成长过程中产生。这一研究发现为印度创造更多工作岗位提供了另外一条可行路径——更多地依赖中小微企业。政府的中小微企业促进政策应更具针对性。例如,针对维持基本生计的个体户,政府应该为其提供如最低社会保障和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并把支持计划归为扶贫而非经济发展项目。政府支持创业也会提升整体就业情况。支持创业者精神和中小微企业的公共政策应该基于企业在创造就业和支持发展中的贡献。此外,印度政府也应该与国际标准接轨,及时更新对于中小微企业的定义,并践行公共政策的最基本原则——即使政府不能推动中小微企业发展,至少不要起到遏制作用。

——摘编自10月28日livemint

【油气外交】印度自美油气进口大幅提升,对美油气投资显著加强,能源合作已成印美伙伴关系重要环节之一
印度石油部长于10月14日在美印战略伙伴论坛年度领导人峰会上表示,印度在2019-2020年将上调自美国石油进口40%至100亿美元,以减少印度对中东石油出口的依赖。目前,印度22%的煤炭、83%的原油和45%的天然气供给来自进口,其中65%的石油进口自中东地区。由于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陡增,而美国近年油气不断增产,印度开始寻求拓展新的能源伙伴,以满足自身不断增长的需求。印度自2017年10月开始从美国进口原油,并于2018年3月开始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在极短的时间内,美国已成为印度十大原油供应国之一,同时也是液化天然气的重要供应国。印方官员认为美国页岩油和天然气产能是国际能源市场的重要稳定器,尤其是在近期沙特阿拉伯产油设施和伊朗油轮遭袭后更是发挥了明显作用。当前,能源合作已经成为印美伙伴关系的重要一环,许多印度公司已开始投资在美油气资产。未来十年里印度公司每年将在休斯敦附近的油田开采约1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而到2030年天然气在印度能源结构中将占据超过30%的比重。

——摘编自10月21日New India Express

【政策风险】印度国资大规模退出国民经济重要部门,或成为新政策风险来源,恐将掣肘印度的工业化进程
证据显示,印度政府正出售国有资产以填补财日益高升的财政赤字。如今印度政府需要回答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鉴于印度的较低经济发展和庞大国土面积,国资究竟是否应该在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扮演重要角色?目前,即使在石油和公共基础设施等对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有重要意义的经济部门,印度政府也只是着重于解决一些短期问题,而缺乏长期远见。国资正在大量从民航、新能源、电信和公共基础设施等领域大量退出,而私有部门正在快速进入。然而,私有部门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债务,并在如电信等一些行业形成垄断或寡头统治。印度仍然需要具有长期远见和系统规划的国有企业。政府也应该更加高效地运作,并将政策制定交由公众和国会仔细审查。

——摘编自10月28日The Wire


本期编辑:马鹏恒、谭家琪

© 2018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3778号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10号高德大厦1201

邮箱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