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普京“大国权力外交”获更大施展空间

(库尔德人撤出后,土耳其仆从军占领拉斯艾因。图片来源:东方IC)

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成功斡旋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停火,让外界再次看到了普京外交的实力。普京既没有像特朗普那样对土耳其挥舞制裁大棒,也没有像法德那般说要军火断供,更没派大兵压境,只是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约到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两人会谈六小时,就达成了叙利亚停火协议,让地区局势迅速降温。与此同时,首届俄非峰会也在索契举行,俄罗斯重返非洲态势明显。而在稍早前,普京访问沙特阿拉伯及阿联酋,也被外界认为是在争夺美国的势力范围。

俄罗斯这一系列外交动作,充分表明普京的“大国权力外交”日臻成熟。

几年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有着较浓厚的经济外交色彩。虽然与西方争斗不断,但俄罗斯有一个很清晰而重要的目标,即外交要为国家经济发展服务。2013年出版的《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份构想明文指出,俄对外政策要维护其作为当代世界一个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中心的利益,为其经济发展及向创新转型营造有利的外部条件,巩固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俄罗斯一直认为自己是欧洲国家,西方国家作为俄罗斯最大贸易伙伴和最主要资金、技术来源地,在俄罗斯对外战略中享有优先权。俄罗斯在心理上也很需要西方国家认可它不再是二三流国家,而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大国。鉴于上述原因,“经济”是这阶段俄罗斯外交的关键词。俄罗斯在这一外交思想指导下,虽然不时与西方关系紧张,但依然积极与美欧开展务实合作。

然而,2014年克里米亚被俄兼并后,美国和欧洲指责俄罗斯侵吞乌克兰领土、违反国际法,旋即对其展开一系列严酷的经济制裁和军事遏制。这令俄与西方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暴露无遗,俄罗斯不得不“接受现实”,转而推行明确的反西方外交政策。2015年9月,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之邀出兵叙利亚,与西方展开正面竞争,由此,普京外交的“大国经济”色彩渐淡, “大国权力”色彩渐浓。

普京“大国权力外交”这一概念并未明文写入俄罗斯对外战略文件中,但有俄罗斯问题专家将其概况出来,笔者深以为然。“大国权力外交”,指的是俄罗斯通过一系列外交活动提升其大国地位、塑造并巩固其作为一个世界领导国的形象,彰显普京意在追求全球范围内的领导力,即全球范围内的权力的雄心壮志。2015年12月出台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及2016年11月出台的《俄联邦对外政策构想》,都对这一外交思路有所体现:将国家安全置于发展利益之上,不仅全力维护本国安全,也要为保持国际战略稳定而积极作为,不回避动武、不拒绝动武。俄出兵叙利亚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事后来看,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收获颇丰——重拳打击恐怖分子、浇灭恐怖分子嚣张气焰、遏制了叙利亚反对派坐大、帮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巩固政权、将叙利亚问题的解决纳入俄牵头的“阿斯塔纳和谈”机制、成立叙宪法委员会,也让俄罗斯军人及武器装备接受了实战检验,保住了俄罗斯在独联体外唯一的军事基地——塔尔图斯港的使用权,并永久性获得赫梅米姆空军基地的使用权等等。但最重要的是让国际社会看到了普京作为国际战略家长袖善舞的能力,以及俄罗斯在解决全球热点问题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西方媒体不得不一致承认:这一次,西方输给了普京。

(首届俄非峰会在索契召开,普京会见中非总统图瓦德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出兵叙利亚后,普京的“大国权力外交”有了更大施展空间。除了在中东继续与美国博弈之外,俄罗斯也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日前举办的首届俄非峰会就是明证。非洲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尚未被工业化的大洲,未来发展潜力很大,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大国在与非洲深化合作,欲寻求全球更大影响力的俄罗斯自然不甘落后。首届俄非峰会由普京和埃及总统塞西共同主持,54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及非洲国际组织代表出席峰会,会议通过宣言,指明俄将与非洲国家发展各领域合作的目标与任务。经济、能源和安全是本次峰会的主题,峰会签署了系列合作条约。但其实,“功夫在诗外”,普京是在通过本次峰会向外发出一个强烈信号:继普京“大国权力外交”在中东地区取得显著成效后,俄罗斯下一个着力点是非洲。有消息透露,俄罗斯还将在中非建立军事基地,如此一来,既可帮助中非打击国内恐怖主义势力,也给俄罗斯在非洲一个战略支点。

从某种意义上讲,普京的“大国权力外交”是西方逼出来的。西方持续制裁以及政治军事高压遏制让俄罗斯必须寻求外交突破口。最初,俄罗斯这只“双头鹰”向东看或许只是“不得不”,但经过几年时间,俄罗斯已经从与东方世界打交道的过程中得到了利益与尊重,因此,今后俄罗斯会更多地与以中国为首的东方世界(包括非洲这样的新兴世界)进行全方位合作。

(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上演讲。图片来源:阿新社)

普京年年出席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今年的主题是“东方的黎明和全球政治秩序”,说明东方在俄罗斯心目中的分量越来越重。瓦尔代年会的主题常常走在国际政治前沿,某种意义上也能看出俄罗斯外交走向。多年来,瓦尔代年会都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或者俄罗斯本国发展为主要议题,这次却明确将“东方”列为主题。普京在瓦尔代年会上的讲话也颇受关注,这次他用了很大篇幅赞扬亚洲文明、亚洲贡献,说“亚洲是国际关系民主化和世界多极化的重要因素,在当今世界,任何重大问题的解决都必须有亚洲参与”。

东方是普京“大国权力外交”的关键。虽然这些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但与俄罗斯在多领域都有合作空间。以中国为例,深化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将帮助俄提振经济、改善国际生存环境、提升大国影响力。实力更强的俄罗斯未来在国际舞台上会有更亮眼的表现。


(作者吴学兰是凤凰卫视评论员,俄罗斯问题研究专家)

(转自:三策智库公众号2019.11.01)

© 2018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3778号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10号高德大厦1201

邮箱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