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绍伊古或可成为俄政治的明日之星

近日挪威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分析师帕维尔·巴耶夫(Pavel K. Baev)撰文指出,绍伊古未来可能在俄政治生活中发挥更大作用。现将该文编发,供读者参考。本文不代表本工作室观点。

 

2012年就任国防部长的绍伊古正逐步巩固其在国内的政治地位,今年,普京在绍伊古的陪伴下在西伯利亚单独庆祝了自己的生日。绍伊古成功地保持了公众对他稳定的信任,这与总理梅德韦杰夫形成鲜明对比。梅德韦杰夫受到约三分之一受访者的不信任,和约三分之二受访者的反对。

绍伊古理解公共关系的价值。他是唯一出席苏联著名宇航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葬礼的高级别政治家。此外,他经常宣传他的传统保守价值观,并为俄军建造了一座大型教堂。绍伊古小心翼翼地公开露面,避免与记者交谈;因此,他最近接受莫斯科一家小报的长时间采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他广泛而全面地赞扬了自己在军队现代化方面取得的成就,但忽略了俄军近来遭遇的不少挫折。主流报纸《消息报》对这次采访发表了温和的批评性回应,指出在绍伊古被任命之前,许多军事改革已经启动和执行。这篇文章在发表几小时后从网站上消失了,文章作者被解雇。

绍伊古与格鲁乌最近的频繁活动有着密切的联系,并试图利用普京对新型战略武器的热情,扩大国防预算,防止军费被削减。不过,普京对此持谨慎态度,其不希望重蹈苏联过于优先考虑军工综合体的覆辙,并坚称俄罗斯的现代武器采购已经达到顶峰。

 

绍伊古的特殊才能之一是,他能够激发军队高层的忠诚和对军官的尊重,这使俄军比包括联邦安全局在内的其他强力部门更有凝聚力。这种已经制度化的团结一致经验在战斗中形成的友谊而进一步巩固。这可能意味着,在普京离任后,军队将成为塑造俄罗斯政权转型的主要政治力量之一。绍伊古谨慎的掩饰着自己的政治野心,并将军国主义宣传以爱国主义和保守价值观的形式出现。

俄罗斯有着过度投资军备的丰富传统和军界高层执行宫廷政变的先例,但俄罗斯没有出现过直接军事统治的情况。绍伊古完全知道,普京的身边人反对由一人获得和垄断普京退位以后的最高政治权力,他们更希望限制继续维持下去。不过,对变革的隐性需求可能会突然而有力地爆发,进而呼唤一个俄罗斯版本的泽连斯基式的非正统领导人。面对这种局面,对正日渐焦虑的普京政权利益攸关方来说,先发制人可能会成为一种理性的政治选择,而绍伊古则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描绘成他们的最佳选择。警察未能控制巴塞罗那、贝鲁特和智利街头人群的镜头,迫使一些俄罗斯精英开始思考军事权力的运用。

(编译:蓝景林,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副研究员)

(转自:欧亚新观察·2019.10.28)

© 2018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3778号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10号高德大厦1201

邮箱登入